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熱門搜索

新實踐美學不能走出實踐美學的困境

發布時間:2015-12-04 17:44

  易中天先生的《走向“后實踐美學”,還是“新實踐美學”》一文,不僅對實踐美學和后實踐美學進行了兩個方向的批判,更重要的是打出了“新實踐美學”的旗號。相對于那些固守實踐美學或對實踐美學態度曖昧的人而言,這種觀點可能更值得注意,也更有商榷的價值。易文不滿意“舊實踐美學”(即李澤厚代表的實踐美學)的客觀論和決定論,認為它“將作為一個被揚棄的環節而退出歷史舞臺”,這無疑是正確的。但是,通過對實踐美學的修正,重新確立實踐范疇的核心地位,即以“新實踐美學”取代實踐美學,并抵擋“后實踐美學”的崛起,這種企圖卻不可能實現。這是因為,所謂“新實踐美學”與“舊實踐美學”并沒有本質的區別,它們都以實踐哲學為基礎,以實踐作為美學的基本范疇,而這一點正是致命之處。不觸動這個根本問題,在原有體系內的修修補補不能挽救實踐美學。而“后實踐美學”正是在新的哲學基礎上建立了自己的體系,因此,像實踐美學一樣,“新實踐美學”也不可能批倒“后實踐美學”。盡管如此,易文在“新實踐美學”的立場上畢竟提出了一些新的問題,因此,仍有必要深入進行對話,以推進中國美學建設。

  問題所在 :現實還是超越

  后實踐美學與實踐美學的爭論,涉及問題很多,但關鍵問題只有一個,即審美是一種現實活動還是超越性的活動。實踐美學認為,審美發源于實踐,決定于實踐,是實踐的歷史的積淀,而實踐是現實的活動,因此審美也具有現實性。把審美定位于現實,用李澤厚的話來說就是“美是客觀的社會屬性”、“美是理性向感性的積淀、內容向形式的積淀”、“美是人化自然的產物”(其他實踐美學家表述為“美是人的本質力量的對象化”)、“美是真(合規律性)與善(合目的性)的統一”、“美是現實肯定實踐的自由形式”等。而“后實踐美學”卻認為,審美是超越性的活動,即超越現實的生存方式和超越理性的解釋方式;審美具有超越現實、超越實踐、超越感性和理性的品格。正是這種超越性才使人獲得了精神的解放和自由。在對待審美具有現實性還是超越性這一根本問題上,“新實踐美學”與“舊實踐美學”站在同一立場,并無區別。易文對我主張的審美屬于“超理性領域”、“終極追求”等一概否定,甚至認為這些概念與美學無關。它認為所謂超越精神,“只能來源于實踐并指向實踐”,只能“訴諸實踐,否則就沒有意義”。事實并非如此。首先,超越性植根于人的存在(生存),而非外在的規定。易文以歷史發生學的實證研究來代替和否定哲學思辨,這正是其方法論方面的失誤。超越性作為生存的基本規定,只能經由生存體驗和哲學反思而不證自明,而不能被歷史經驗證實或證偽。同時,不能斷言超越性來源于實踐。從歷史上講,超越性肯定與實踐有關,但不能說僅僅是實踐的產物,實踐只是它發生的條件之一而非全部,不能把超越性還原為實踐。這不是什么神秘主義,而是人的本質的無限性和哲學思辨的非實證性使然。至于說超越性“指向實踐”則更沒有道理。超越性作為一種精神性的、自由的、終極性的形上追求,必然是超越實踐的,怎么能是“指向實踐”的呢?如果這樣,豈不是說,人的一切精神追求都是為了物質生產(“實踐是物質生產”這一觀點是實踐美學的基本規定),人只要物質生活滿意就沒有形上的訴求、就沒有苦惱了嗎?這是一種物質還原論,是對生存意義的貧化以及對人的自由、超越品格的抹殺。當然,人的終極追求并不是只有一種形式,審美體驗、哲學思辨、宗教信仰都體現了形上訴求。易文把超理性獨歸于老莊、禪宗,排斥和否認審美的超理性,完全是沒有道理的。

  奇怪的是,易文同意我“生存意義問題不是現實努力所能解決的”論斷,而這個論斷正是針對實踐美學主張的實踐可以解決生存意義問題的。更奇怪的是,易文又斷言“實踐和審美都解決不了”生存意義問題,這樣一來,實踐美學和新實踐美學主張的所謂實踐、審美的自由本性就成為一句虛言。按照易文的邏輯,實踐和審美都以現實為歸宿,沒有什么終極追求,也無法解決生存意義問題,人只能通過實踐“使自己越來越成其為人”,這就是它所謂的“人的宿命”。如果這樣,還要審美干什么,有實踐不就成了嗎?而且,這種只有現實沒有夢想的人生不是太殘酷了嗎?它所謂的“人”只是一種有限性實踐動物,是缺乏超越之維的現實的人,人的無限性被抹殺了。而事實是,在實踐和現實之上,有人的超越性追求,也有審美對生存意義的體悟,這是生存體驗和審美經驗昭示給我們的。我們不會滿足于現實,有生存本身的苦惱,要追問生存意義問題,這正是對“人的宿命”的抗爭。因此,人不僅是現實的生物,更是形上的生物。這種超越性需求是審美的前提。在審美中,特別是在優秀的藝術中所領悟到的,不正是生存意義嗎?這種領悟是不能“指向實踐”和歸結于現實的,相反,它正是實踐和現實所不能解答的。

  邏輯起點 :實踐還是生存

  美學的邏輯起點是什么,這是關系到美學體系的合理性的關鍵問題。易文提出美學邏輯起點的三項規定:一、從邏輯起點到審美本質之間有中間環節;二、審美的其他規律要由審美本質推演出,不能從另外的原則引入;三、此邏輯起點必須是不可還原的。對此,筆者完全同意。同時,還應當補充一項重要規定,即此邏輯起點必須包含著推演出的結論即審美的本質,否則,就違背了邏輯規則。如果同意這些規定,就可以繼續討論下去。

  我以生存為美學的邏輯起點,由生存的超越性推演出審美的超越本質。生存作為美學的邏輯起點,符合了前面的四項規定。它是最一般、最抽象的邏輯規定,一切具體存在都包含于其中,包括主體———人和客體———世界,都是從生存中分析出來的;物質生產(實踐)和精神活動也包含其中。因此,生存是不可還原的源始范疇。而且,生存也是不證自明的公理。我存在著,這是無可懷疑的事實,由此出發才能合理地推演出哲學和美學的體系。生存也包含著審美的本質,審美不是別的,而是生存方式的一種即超越的生存方式;由于生存的解釋性,審美也是超越的解釋方式。易文批評說“生存并不等于超越”,并且對這個推演過程加以質疑。生存的超越性只能由生存體驗確證,經過現象學的體驗和反思,就會領悟:生存不是已然的現實,而是一種超越的可能性;它不是指向現實或實踐,而是指向超驗的、形上的領域。這正如馬克思所說的:“……自由的王國只……存在于物質生產領域的彼岸。”①我們總是不滿足于現實而有終極價值的追求,它被表述為自我實現、終極關懷、本真的存在、自為的存在、形上的追求等。它沒有確定解答,而只是超越的過程。生存的超越本質并不直接體現于現實活動中,它只是發生于現實生存的缺陷中,即由于現實生存的不完善性(異化的存在),人才努力超越現實。這種努力最終在充分的精神活動即審美活動中(同時也包括哲學思辨和信仰中)得到實現。同時,審美作為生存超越本質的實現,也具有了超越性,而由此就可以合乎邏輯地推導出諸審美規定性。這些審美規定性如主客同一、知情合一、感性與理性對立的克服、現象與本質對立的消失、超越時空、還有康德提出的審美的四個二律背反等,都源于審美的超越性。諸審美范疇如優美、崇高、喜劇和丑陋、荒誕、悲劇等也是對現實的超越性理解,從而獲致對生存意義的自覺把握。當然,由生存范疇到審美范疇有若干中間環節,包括由自然(原始)的生存方式到現實的生存方式,到自由的生存方式的歷史—邏輯的演變。由此可見,生存范疇已經包含著審美范疇,從生存范疇中就可以推導出審美范疇,審美是生存的超越本質的實現。這也就是說,生存范疇是美學的邏輯起點。

  對以上的論證,易文不表贊成。它認為,美學的邏輯起點只能是實踐或勞動(請注意,易文中實踐與勞動是同義的)。它的理由只有一個:“是勞動使人成為人,是勞動使人獲得了人的本質”。對這個論證,我們稍后再加以辯駁。這里應當指出的是,易文并沒有考察勞動是否符合它為美學邏輯起點作的三條規定(還有我補充的第四條規定),而這正是問題的關鍵之一。很顯然,實踐或勞動并不符合這四條規定。第一,勞動不是最一般的、最抽象的、不可還原的邏輯規定,而只是具體的歷史概念。勞動只是人的獲取物質生活資料的手段,只是生存的一個具體方面。除此之外,還存在著廣泛的生活領域,如性愛(人類自身的生產)、精神活動(生產)等,它們不能包括在勞動之中,也不是勞動的派生物。這就是說,勞動可以還原為更一般的生存,因此不能是邏輯起點。第二,從勞動概念不能合乎邏輯地推導出審美的本質,審美不包含于勞動的內涵之中。這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勞動是物質生產,而審美是純粹的精神活動。雖然勞動也有精神的參與,但只是附屬的部分。而且更重要的是,勞動是不自由的現實活動,審美是自由的超越活動,兩者本質不同。第三,易文分辨說,勞動到審美有許多中間環節,但由于審美不包含于勞動之中,從勞動中不能推導出審美本質,因此無論設置了多少個中間環節,其推導過程都不可能合乎邏輯。事實上“新實踐美學”并沒有嚴謹的邏輯推理,審美的本質并不是由勞動概念中推導出來的;它采用的是歷史發生學的方法,即認為審美是在勞動過程中產生的。這種歷史發生學并沒有充分地揭示審美的起源,因為審美固然與勞動有關,但還與許多其他因素有關,如性愛、巫術等。尤其重要的是,審美發生的內在原因是人的超越現實的精神追求,而它不包含在勞動之中,不能由勞動中推導出來。審美本質的邏輯證明不能被發生學代替,發生學只能部分地說明審美的起源問題,而不能說明審美的本質問題。以發生學代替邏輯證明,以審美起源代替審美的本質,這是“新實踐美學”與“舊實踐美學”共同的根本性錯誤。“舊實踐美學”把實踐作為基本范疇,也認為勞動產生了美,但它還采用了決定論的“積淀說”,認為人類的歷史實踐積淀為普遍的文化—心理結構,包括審美心理結構,因此實踐決定了審美。“積淀說”已經遭到了普遍的批判,這里不再重復。這里想說明的是,“新實踐美學”用“實踐創造了美,因此實踐就是美的本質”的錯誤前提和錯誤推理得出了錯誤的結論。第四,關于審美的本質,易文提出“審美本質確證說”,實際上與“舊實踐美學”的“人化自然”說或“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說并無不同。它所說的被確證的“人”是一個現實水平的概念,即由勞動造成而區別于動物的最低限度的人的規定(人被當作能勞動的生物),而不是對人的本質的最高限度的規定即對自由、超越本質的肯定。因此,把審美的本質確定為現實的人的本質,就不可能推導出其他具體的審美規定,因為審美已經喪失了自由、超越的品格,而本質上與其他活動無異。

  內在規定 :勞動與審美

  易文斷言勞動是美學的邏輯起點,而且“即便是在這種最原始、最簡單、最粗糙、水平最低的生命活動中,也已經蘊涵著(而且必然地蘊涵著)藝術和審美的因素”。那么,勞動中究竟是什么成了審美的因素呢?易文認為:“蘊涵在原始勞動中的藝術審美因素就是勞動的情感性,以及這種情感的可傳達性和必須傳達性。”原來它所謂審美因素就是情感,如此而已。把審美的本質確定為情感,這種觀點之不妥是不言自明的。審美當然會有情感,但不能說審美就是情感,也不能說情感就是審美,哪怕說情感是審美的因素也一樣。審美不同于現實的情感,勞動的喜悅也不是審美,更不要說原始勞動產生的原始情感與審美的本質區別了。對此,我們有必要詳細加以分析。

  易文所謂的實踐和勞動,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這一點,與實踐美學一樣。新老實踐美學把實踐當作美學的基本范疇和邏輯起點,但在論證中又把實踐與勞動混同,特別是對原始勞動與實踐勞動不加區別,認為原始勞動創造了美,這是一個絕大的錯誤。實踐勞動是文明人類的社會化勞動,它具有自覺性,是有目的的生產活動;有社會分工,形成了生產資料的占有,而且在實踐勞動中結成一定的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原始勞動是原始巫術觀念支配下的非自覺性的勞動,它沒有生產資料和生產資料的占有可言,因為當時的生產對象———荒漠的自然界和野生動植物以及生產工具———木棍和石器也不是生產資料,而所謂的“原始公有制”也不存在,它只是“無所有制”。原始社會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社會分工,只有男女兩性的自然分工。在這個基礎上也沒有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而只有血緣關系。因此,原始勞動只是前實踐勞動,而不是實踐勞動。新老實踐美學所謂“勞動創造了美”,等于說原始勞動創造了美,而不是實踐創造了美。在這個前提下的“勞動的情感性”只能是原始情感,而原始情感受巫術觀念支配,還不是真正人的情感,更不是自由的情感,如此何來“人的自我確證”?更進一步說,所謂“實踐美學”和“新實踐美學”也是名不符實了,它應當稱為“原始勞動美學”。

  即使不追究新老實踐美學在勞動概念上的失誤,權且把它們所說的勞動看作是實踐勞動,也仍然不能在勞動中找到審美的因素。勞動是物質活動,是為了滿足人的生理需要的生產活動,盡管它對人的發展有極為重要的作用,但又不是自由的活動。勞動表明人仍然受到自然力(內在的自然和外在的自然)的壓迫,在現實中體現為片面的體力和腦力的消耗,并且是一種異化勞動。這種片面的、異化的勞動怎么能夠體現人的自由自覺的本質呢?它所產生的情感又如何能成為審美的因素呢?勞動產生的情感是現實的情感,而現實的情感只是現實需求的反應,它與審美意識本質不同。而且,勞動產生的情感未必就是肯定的情感,在異化的、片面的勞動中,更多的是否定的情感,如痛苦、沮喪、麻木、壓抑等,它們怎么會成為審美的因素呢?審美意識是一種超功利的、超現實的情感意志和知覺想象活動,它是自由的意識;它也不能由現實的情感延伸而來。在易文中與在實踐美學中一樣有一種對勞動理想化的傾向,把它當作最符合人的本質的活動,而實際上并非如此。馬克思肯定實踐的歷史作用,同時又指出其現實形式是片面的、異化的、不自由的活動。在這方面也同樣體現了歷史與道德的二律背反。馬克思認為只有克服異化勞動,才能實現人的全面發展。而異化勞動的克服只有在未來的理想社會,其時勞動時間大大縮短、強度大大縮小、更符合人的興趣,甚至成為人的必須。盡管如此,馬克思也沒有忘記勞動畢竟不是最理想、自由、全面的活動,他認為人的全面發展的實現不僅在勞動中,更在閑暇時間的大大增加中,人們因此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從事藝術、體育等自由活動。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才強調真正自由的領域只存在于物質生產領域的彼岸。

  第一原理 :審美確證什么

  易文最后提出了“審美確證說”,即認為勞動確證了人的本質,這種確證感就是美感。這里存在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勞動是否充分確證了人的本質;另一個問題是,勞動產生的確證感是否就是美感。

  新老實踐美學都認為勞動(或實踐)確證(或對象化)了人的本質,因此勞動與審美是同一的。它們的理由是,勞動是人與動物的根本區別,因此實踐能力就是人的根本能力,也就是人的本質。易文說:“勞動的意義在于,它不僅是人類謀生的手段,也是使人從猿變成人的根本原因。能夠使人成為人的,也能證明人是人……勞動以其過程和產品證明人是人,人則以某種形式證明勞動是人的勞動。”關于勞動創造人的思想似乎無可置疑,但對勞動的肯定不能排斥其他因素。體質人類學認為,正是由于人這個物種在體質上的缺陷,才不得不突出發展了智力以及勞動能力。另外,關鍵在于,新老實踐美學強調的“人”究竟是什么內涵;它原來只是區別于動物的、有勞動能力的人,這種意義上的人只是人的最低限度,而不是人的最高限度。人的本質是什么,在最低限度上說是有智慧、能勞動、使用語言等,這些是可以實證的人的有限性,而不是人的最高本質。人的最高本質是人的無限性,即追求自由的超越性。勞動只是對人的有限性的確證,是對人的最低本性的確證,而不是人的無限性和最高本質的確證。勞動不是自由的活動,因此也不能充分確證人的最高本質。

  作者楊春時 , 廈門大學中文系教授

上一篇:系譜學與身體美學 :尼采、福柯、德勒茲

下一篇:主體間性與“健全的身體美學”之建構

彩巴巴彩票官网 天天pk10免费计划软件苹果手机版 宝马棋牌下载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足球在线直播 时时彩计划 大乐透预测一注 二八杠技巧口诀 时时彩大小单双定位计划 pk10职业刷流水玩法 黄金时时彩免费软件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双色球胆拖复式投注和中奖查询表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选项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双色球冷热温号是怎么规定的 二人扑克牌可以玩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