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格式塔意象重構之話劇翻譯美學之維

發布時間:2015-12-04 15:35

  一、 話劇翻譯的特性

  一直以來,罕有翻譯學者關注戲劇翻譯,尤其是話劇翻譯(moderndramatranslation)。安德曼認為(GunillaAnderman),“這可能是由于舞臺會給譯者帶來一些特殊問題”[1]71。其實,雖然戲劇(包括話劇)屬于文學的一種體裁,具有文學體裁的普遍性質,但它還有若干特性。穆南(G.Mounin)曾把翻譯活動分為七種類型,其中包括按照舞臺表演形式分類的戲劇翻譯[2]22。著名戲劇藝術家焦菊隱先生特別指出:“文學的其他形式如小說、詩歌、散文的寫作,只要求和讀者見面。戲劇卻還要要求同觀眾見面。戲劇具有一個更為復雜、更為延續的創作實踐過程。劇本的真正價值,不僅僅在于讀起來動人,更重要的,是要演出來同樣動人,或更加動人。”[3]1這種特性也決定了話劇翻譯的特殊性。

  劉肖巖和關子安總結出戲劇翻譯與其他文學體裁翻譯的四點區別:(1)戲劇翻譯的服務對象不同,除案頭劇專為閱讀而創作和翻譯外,“戲劇翻譯的對象是劇院觀眾”,而“詩歌、散文和小說翻譯的服務對象是讀者”;(2)視聽性,“戲劇是一種視聽藝術”,“戲劇觀眾既可以看見舞臺上人物的表演,又能聽到演員的聲音”;(3)無注性,“演出文本沒有加注的可能”,所以“翻譯中必須將應該加注的地方在文內處理”;(4)通俗性,“戲劇語言的通俗性同樣是由舞臺性決定的”,并體現在劇作家創作的人物語言適合舞臺演出上。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話劇翻譯作為戲劇翻譯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三個基本特性,即“直感性”、“訴求性”和“表演性”。“直感性”(sensibility),即話劇翻譯成功與否關鍵在于受眾①能否產生視覺、聽覺和想象等感性效果。“訴求性”(reactivity)指話劇翻譯要尋求受眾發自內心的感受、反應和思考。“表演性”(performability)是指話劇譯本用于閱讀或表演時,能準確地再現原劇的人物性格、故事情節和文化要素;尤其是在表演時,能符合舞臺演出中參與人員的劇本要求,為舞臺表演提供有力支持。

  本文將根據話劇翻譯的基本特性,借鑒格式塔心理學和翻譯美學領域的研究成果,探索一種話劇翻譯的美學方法。

  二、 格式塔心理學與話劇翻譯

  格式塔心理學(Gestaltpsychology)又稱完形心理學,是現代心理學流派之一。它是由德國的麥克斯·韋爾特海梅爾(MaxWertheimer)、沃爾夫岡·克勒(WolfgangKöhler)和庫爾特·科夫卡(KurtKoffka)于1912年提出并發展起來的。該學科建立在上述三位心理學家實驗和實證研究的基礎之上,反對馮特構造主義學派把意識、心理分解成為單個元素。格式塔心理學的主要原理是:心理現象是一個整體,一種組織的完整形體;部分相加不等于整體,整體不能還原為部分,整體先于部分而存在,并且制約著各個部分的性質和意義;有機之整體大于其組成部分之總和[5]193[6]399-340,對部分的分析無益于對整體的理解;“結構不是其組成部分的簡單相加,內部系統性整體結構決定其組成部分的性質”[7]379。格式塔心理學的核心概念包括格式塔、意象、格式塔意象、格式塔質等,對話劇翻譯的理論研究與實踐操作都具有一定的參考和借鑒價值。

  (一)格式塔 、意象及格式塔意象

  格式塔是德語Gestalt的音譯,其基本含義為“形式、圖形或完形”。這個概念不只是指視覺上單純、靜止的形狀,而是著重于事物各部分進行組織后產生的整體性效果。格式塔這個詞意指一個具體、獨立且獨特的實體,它以一種孤立的形態而存在,屬性之一是具有某種形狀或形式。姜秋霞認為:“格式塔乃組織之產物,該組織不同于僅僅為簡單的并列或隨意的分布。在組織過程中,整體的一部分取決于該整體固有的內在規則。”

  傳統概念的意象是指讀者、聽者或感知者借助其已有的知識,通過心理作用對已有客體進行創造的一種構建產物,或者是指在其知覺和想象的運作下,對原本缺失或陌生的客體加以構造后的一種產物[8]61。一般而言,意象可分為單個意象和組合意象、局部意象和整體意象、靜止意象和流動意象等類別。

  格式塔意象這一新概念建立在傳統的文學象征或隱喻意義上的“意象”基礎上。它在將文學意義的“意象”納入格式塔心理學的框架中后,具有了一種“完整性”或“整體性”的特質。格式塔意象屬于傳統意象分類中的組合意象、整體意象或流動(動態)意象,是有機的、多元的、宏觀的、動態的意象。只要符合上述條件,一個篇章、段落、句子,甚至一個詞語都可以視為一個格式塔意象。

  (二)格式塔質

  格式塔具有統一性、移位不變、具體性等多種性質,即格式塔質(Gestaltqualities)。最重要的格式塔質是格式塔的“不可分性”(undecomposability/impartibility)。盡管格式塔質可以被分開并逐個加以分析和評價,但它們都不是孤立或單獨存在的。實際上,這些格式塔質相互結合在一起構成一個格式塔意象,結果它們結合的“聚合效應”總是大于該格式塔意象內各個部分或各種性質的效應之和。

  文學研究從心理學引入格式塔質這個概念,認為文學文本是由各個語言和句法等成分組成的一個有機整體,具有格式塔質,通過對文本整體上的分析和重組,可以深化對文本各個層次成分的理解和認知。格式塔質與格式塔意象的關系密不可分。格式塔意象是具有完備格式塔質的意象,而格式塔質蘊含于格式塔意象之中。

  (三)格式塔心理學對話劇翻譯的啟發

  格式塔心理學強調整體之于局部的優先性, 重點關注感覺和認知的整體效果。其主要原理和 核心概念對話劇翻譯研究和實踐的啟發意義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 , 話劇譯者對話劇文本的感知和接受是一個由上而下(top-dow n)、由整體“完形”至個體要素的解構過程(deconstructing process)。 這個過程即是“傳統譯論”所謂的“解碼過程”根據格式塔心理學理論,主體從客體獲得認知和信息,先要在大腦中自然組織成有機的整體,即“格式塔”或“完形”。這一過程為譯者后續構建新的格式塔意象奠定了基礎。

  格式塔心理學的知覺理論強調主體的知覺具有主動性、組織性和整體性。格式塔心理學家從研究“視覺場”(visualfield)內主體如何聯結和組合若干視覺元素出發,試圖考察這些元素在知覺上是否存在某種關聯。在此基礎上,他們找到了主體組織視覺元素并構建知覺認知圖式的法則,即“完形法則”或“格式塔法則”(Gestaltlaw)。這些法則主要包括:圖形與背景的關系原則、接近或鄰近原則、相似性原則、封閉性原則、好圖形原則、共方向原則、簡單性原則、連續性原則。

  潘衛民借鑒格式塔心理學的“整體性”、“閉合性”、“凸顯性”、“簡約性”、“連續性”等“格式塔法則”,探討了中國景點資料介紹的文本英譯。由于旅游景點宣傳材料的受眾在接收和理解原文的信息時,呈現上述法則所描述的特點,因此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應盡力遵循“整體性”、“閉合性”等法則,以使受眾“從整體上把握旅游景點的美感”,“形成審美意象,產生美的追求”。

  其次,成功的話劇翻譯是譯者將原劇的格式塔意象進行整體轉換的結果。換言之,話劇翻譯不能僅僅滿足于詞匯和句法等語言層面的等值傳譯。話劇翻譯本身具有“直感性”、“訴求性”和“表演性”等基本特性,亦對譯者如何轉換原劇的格式塔意象設定出規約因素和限制條件。

  劉士聰根據自己的文學翻譯實踐和理論思考,提出要使漢語譯文為讀者接受,必須“將譯文作為一個獨立文本加以審視:審視其整體效果———看其內容是否與原文相符,敘事語氣與行文風格是否與原文一致;當詞、字效果與整體效果發生矛盾時,要對前者進行相應的變通”。盡管上述論斷指涉文學翻譯,但其對翻譯活動中“獨立文本”和“整體效果”的肯定與重視至少說明譯者“整體轉換”的意識和能力至關重要。

  譯者的“整體轉換”意識與不少翻譯家倡導的譯者“語篇意識”或“語篇觀”有共通之處。李運興指出:“譯者必須把翻譯的篇章當做一個整體來對待。篇章固然是由一個個段落、一個個句子組成的,但又比一個個段落、一個個句子的總合多些什么,因為篇章不是語句的機械疊加,而是一種有機的、動態的組合。”[12]1居祖純在論述語篇與翻譯兩者關系時提出了“大語篇觀”:“譯者翻譯任何語篇時,必須對有關該語篇的文化、歷史、現狀等有較好或至少是粗淺的了解;理解正著手翻譯的原文的全部,甚至局部、片斷時,譯者都要運用這一知識,都要密切注意該語篇涉及的有關的各種背景知識,因為所需翻譯的原文涉及的有時不只是該短篇文字字面上所涉及的點滴知識,而且會旁及使用該文字的國家的上下數百乃至數千年的文化積淀,以及當前的社會現狀。”“大語篇觀”要求譯者不僅要深入理解整體的原文語篇,更要掌握與該語篇相關的文化、歷史、現狀等背景知識。

  筆者認為,話劇翻譯的成功與否,既取決于譯者能否整體上解構原劇文本所含諸格式塔意象,亦取決于譯者能否充分利用譯文語言,重構和再現原劇各個層次的格式塔意象,更取決于譯文受眾能否理解和接受譯劇文本所含格式塔意象的藝術審美特質。譯文受眾如何理解和接受譯文這個問題涉及到接受美學以及翻譯美學的理論研究范疇。
 陳 剛 黎根紅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wx/mx/142212.html

上一篇:高科技對電影中的美學的影響與運用

下一篇:海德格爾的美學思想論綱研究

相關標簽:
文學最熱期刊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