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世界城市電影地圖

發布時間:2019-04-04 07:51

  城市不僅是電影的拍攝地、大背景,更是電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電影因著城市而帶有明確的地域特征,令觀眾著迷、神往。如今,城市甚至躍到了前臺,一系列以城市為主題的電影令人驚艷。我們或因電影對城市眷戀,或因城市對電影執著,不妨跟隨那些優秀影片來一場世界城市旅行。


  巴黎:人間天堂


  我們旅行的第一站是獨一無二的浪漫之都——巴黎,一個隨處都可能發生美麗愛情的城市。在著名詩人艾青的筆下,巴黎是一個“淫蕩的、妖艷的姑娘”;在徐志摩的散文中,“到過巴黎的一定不會再希罕天堂”。塞納河穿城而過的巴黎擁有著一千六百多年的歷史,羅馬人在這里建起了第一座宮殿。不像倫敦1666年被大火所毀,里斯本1755年受難于地震,經歷多次戰火侵襲的巴黎至今保留著最完整的中世紀城市景觀,并構成了今天巴黎面貌中最迷人的部分。


  每個城市都擁有自己的地標建筑,巴黎的標志無疑是埃菲爾鐵塔。這座用去7000噸鋼材的高塔是為1889年巴黎世博會和法國大革命100周年慶典而建,被當時的人們詬病為黑色煙囪的柱子如今則成為浪漫巴黎的象征,成為最受國際旅客們青睞的景點之一。日本影片《巴黎戀愛地圖》理所當然地把這里選擇為第一站,由中山美穗飾演的葵為美少年八神千做起了免費導游,從埃菲爾鐵塔開始,依次游歷了塞納河、凱旋門、香榭麗舍大街以及協和廣場。兩個素昧平生的男女在巴黎相識、相知、相戀,但這戀情跟這座城市的氣質一樣,浪漫卻稍縱即逝。最終兩人攜手回到埃菲爾鐵塔,并在高塔的永久注視下默默分別。


  與隨風而逝的戀情不同,濃厚的文化底蘊在這塊土地上永遠地沉淀了下來,巴爾扎克、畢加索、薩特、羅蘭·巴特等文化名人都曾在塞納河左岸的書店或咖啡館留下了他們的足跡。巴黎人把塞納河以北的區域稱為右岸,高樓林立、商圈云集;塞納河以南地區則為左岸,歷史悠久的書店、咖啡館俯拾皆是,其中更以拉丁區為甚。2011年,伍迪·艾倫用《午夜巴黎》為這片文化的沃土獻上了一封詩意的情書。美國人吉爾與未婚妻到巴黎度假,他對浮華的宮廷樓閣了無興致,厭倦了朋友間的故作文雅,夜深時,獨自一人漫步于塞納河左岸的小巷,卻意外地闖入了一個新天地。


  在那里,他結識了海明威、菲茲杰拉德、畢加索、達利,并無可救藥地愛上了畢加索的情人阿德里亞娜,他們在咖啡館暢談人生、在書店討論作品、在酒吧燃燒激情……在數次穿越之后,吉爾發現每個時代的人都在逃避現實,感嘆自己生不逢時、知音難覓,總愛追憶過去,其實把自己身上的懶惰與怯懦卸去,每個時代都是最好的時代。左岸的文化長河在伍迪·艾倫的影片中變得鮮活可感,巴黎的魅力也正在于這種無處不在的歷史感中。


  紐約:帝國大廈


  作為美國經濟的心臟,紐約擁有世界上最多的摩天大樓,不計其數的全球五百強公司總部填滿了寸土寸金的曼哈頓島,由埃菲爾鐵塔設計師古斯塔夫·埃菲爾創作的自由女神像成為美國精神的象征符號。這里是富人的天堂,窮人的地獄,每天都上演著經濟奇跡與街巷謀殺。紐約,正像是克里斯托弗·諾蘭的《蝙蝠俠》系列中的哥譚市,極盡繁華與破陋,令人過目難忘。


  在這座鋼鐵森林中,中央公園是惟一一抹鮮有的綠色。那里原本近乎荒蕪,現在則是一大片田園式的禁獵區,有茂密的樹林、湖泊和草坪,甚至還有農場和牧場。著名導演伍迪·艾倫在好萊塢也像是一個中央公園式的存在,他的影片中沒有特效、槍戰與謀殺,有的是調侃、歡笑與喋喋不休。這位土生土長的紐約人自然對這座城市充滿了熱愛,盡管《曼哈頓》一片僅為黑白色,仍能看出紐約市的繁華與活力,中央公園、華盛頓廣場、布魯克林大橋這些建筑也因著伍迪·艾倫的幽默與浪漫而魅力倍增。


  與曼哈頓相對的是“窮街陋巷”般的小意大利區,骯臟的街道與破敗的房屋都被當初的西西里男孩馬丁·斯科塞斯拍進了電影。我們無法親歷《教父》系列中的黑幫傳奇,但可跟隨著斯科塞斯的《出租車司機》游覽小意大利區。相比于伍迪·艾倫式的陽春白雪,斯科塞斯將1970一代的迷茫心境展露無遺,同樣擁有意大利血統的男主角羅伯特·德尼羅用那句“Areyoutalkingtome?”征服了所有影迷。斯科塞斯鏡頭下的曼哈頓與華爾街顯得陰冷、沉抑,更像是泯滅人性的工業機器。


  走在紐約街頭,很容易有一種置身電影中的感覺,因為確實有太多的影片在這座超級都市中取景拍攝。著名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不僅吸引著中小學生和科學迷,還受到無數電影迷的青睞。2006年拍攝的《博物館奇妙夜》由好萊塢諧星本·斯蒂勒擔綱主演,講述了一個發生在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奇幻故事,那里的標本一到夜晚就會復活,可憐的主角需要找到和它們和平相處的辦法。高聳入云的帝國大廈也迎接過一位電影界的不速之客,2005年的翻拍片《金剛》中的大猩猩曾站在帝國大廈塔尖與戰斗機群搏斗,誓死保衛戀人。今年年初,這座大廈還成就了一對中國戀人的情緣(《北京遇上西雅圖》)。


  東京:心的距離


  東京,又名東京都,這個一千多年前名為千代田的小漁村如今演變成了日本首都,下轄23個特別區、26個市、5個町、8個村以及伊豆群島和小笠原群島,擁有全球最大的都市區。不能怪罪我們總會把對日本的認識與對東京的認識混為一談,因為東京這座超級都市實在是占據了這個國家太多分量。


  日本人的忙碌為世人之最,身處東京就更能體會生活節奏之快,只需要看看澀谷十字路口的繁忙景象便能略窺一二。在匆匆人流中,總會感覺自己并不屬于這座城市,自己只是過客。索菲亞·科波拉于2003年拍攝的影片《迷失東京》即為觀眾呈現了一個過客眼中的東京,男女主人公都是在東京工作的美國人,都住在新宿公園塔中價格昂貴的賓館中,也都無法讓自己融入這座都市。明治神宮、淺草寺和富士山的孤獨美麗抵不上兩人在歌舞伎町High歌一夜,當兩顆心靠近時自己與城市的距離才會漸漸縮短。


  同樣,對于《東京塔》中的一對母子而言,東京在兩人相聚時才稱得上家鄉。備受敬仰的日本女演員樹木希林在本片中飾演小田切讓的母親,她幾乎憑一己之力將兒子撫養長大,但很少享受生活的恩惠。直到兒子將自己接去東京住時,她才有了短暫的甜蜜時光,隨后又是病痛的煎熬。在兒子眼中,母親即是東京塔一般的存在,靜靜地佇立在那里便能帶來生活下去的力量。


  東京塔以埃菲爾鐵塔為范本建造,耗費材料則是埃菲爾鐵塔的一半,其紅白相間的顏色設計令人印象深刻,是東京的第一地標。這座333米高的鐵塔美觀實用、功能眾多,還承受住了多次大地震的沖擊,站在塔頂端的望臺上可以俯瞰整個城市,正如《東京塔》的片尾,小田切讓在川流不息與行色匆匆中找到了與城市親近的意義。


  其它:熠熠星光


  電影與城市的聯姻絕不局限于幾個屈指可數的超大都市之上,世界上每個城市都有其獨特的銀幕魅力:《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莫斯科餐廳依然令人神往,《洗澡》中的老北京胡同同樣引人嘆息,還有《天堂電影院》中西西里島的美麗風光,以及《柏林蒼穹下》中這座古老城市的戰后面貌。近幾年,銀幕上又涌現出幾位城市新貴,為世界城市電影開拓了新的版圖。


  沉寂多年的《竊聽風暴》導演弗洛里安·多納斯馬于2010年拍攝了影片《致命伴旅》,攜好萊塢兩大巨星約翰尼·德普與安吉麗娜·朱莉奔赴水城威尼斯。這座水島上的城市面積不過7.8平方公里,卻由118個小島組成,177條運河穿梭其中。威尼斯有一段輝煌的中世紀史,它是地中海最繁忙的商業口岸,但隨著16世紀歐洲商業中心向大西洋沿岸轉移,威尼斯的榮耀只能從恢弘的圣馬可廣場上尋覓。《致命伴旅》不僅是一場精彩的冒險故事,同樣也是一段追憶水城昔日榮耀的旅程。


  轉向地中海對岸的巴塞羅那,一座刻有建筑師高迪深深烙印的西班牙城市。出生于19世紀的安東尼奧·高迪勾勒出了巴塞羅那最美的輪廓,文森之家、米拉之家、奎爾公園,以及1884年開始修建至今仍未完工的圣家族教堂,吸引著不計其數的世界游客前來觀瞻。當斯嘉麗·約翰遜與佩內洛普·克魯茲相擁在奎爾公園時,你會發覺《午夜巴塞羅那》中的糾結愛情放在這樣一座藝術氣息濃厚的城市顯得再合適不過,多了幾分詼諧與恣肆。該片導演伍迪·艾倫又一次抓住了城市的精髓,在他的電影里城市與明星們一同閃耀出熠熠星光。  作者:武亮宇,本文來自《世界電影》雜志

千里馬論文網:http://www.qfkih.com.cn/wx/dsdy/226347.html

上一篇:東方電影經典,民族文化風貌

下一篇:沒有了

文學最熱期刊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