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關于中國會計理論發展中的挑戰與戰略分析

發布時間:2015-12-07 14:18

  一、引言

  “會計的發展是反應性的”(邁克爾?查特費爾德,1988),會計始終是與特定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文化傳統習慣、政治經濟體制、資本市場發展狀況等密切相關的。會計與其所處的環境之間保持著緊密的聯系,會計的產生與發展離不開特定的環境,環境變革發展的需要才產生并發展著會計。與經濟形態從工業經濟到新經濟的轉變、發展觀念從無限增長觀到可持續發展觀的轉變、企業從“經濟人”到“社會生態經濟人”的轉變、公司治理從股東單邊治理到利益相關者共同治理的轉變相適應,財務會計正在經歷一系列深刻的變革,即資本范疇從財務資本轉變為廣義資本、會計目標從績效導向轉變為權益導向、會計對象從資金運動轉變為產權價值運動、權益觀從業主權益轉變為綜合權益、資產觀從“硬資產”轉變為綜合資產、收益觀從經營收益轉變為綜合收益、計量屬性從歷史成本轉變為公允價值,會計環境對財務會計理論和方法產生了并將繼續產生著重大影響。在會計與環境之間始終以這種適應性互動關系存在和作用時,會計理論則作為一套邏輯嚴密的原則,提供一種解釋和評估當前會計實務的概念框架,預測和指導著新的實務和程序的建立,并使實務工作者、投資人、經理和學生更好地了解當前的實務。但是,迄今為止人們卻很難對有關會計確認、計量、報告、目標等確定出一種有定論的概念和演繹出一個普遍認同的理論體系,尤其是中國會計理論還在尋求國際趨同上努力。探究其因由,既在于會計受到周圍變動不居的環境的強力影響,也在于會計理論研究缺乏一定的發展戰略,或者說沒有從價值視角來研究與制定會計發展戰略,因為經濟體制不同、文化習慣懸殊、法律制度差異等,不僅影響經濟業務,也影響人們對會計的認識。如果按照“當前和今后,不存在單一、支配性的財務會計理論,其內容豐富到可以有效地涵蓋使用者—環境的全部范圍,在財務會計文獻中所存在的是可以表述使用者—環境各種差異的一種理論集合”(AAA,1977)的觀點,中國會計理論在國際趨同下要形成一種持續而科學、特色而先進的發展態勢,就必須在變革環境中找準自身所面臨的環境挑戰,形成一種具有高度理論價值的發展戰略,切實和及時地解決會計理論發展何以為、以何為的根本性重大問題。

  中國會計理論研究已經取得了較為突出的成就,為人類會計文明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放在國際平臺上進行比較,其總體水平的差距還很大,突出表現在中國會計理論界在國際學術界的影響較小、高水平的研究非常有限、原始創新性研究成果很少等。這些都說明,在整個國際會計理論研究領域中,中國要想占有一席之地,必須在科學精神、學術規范、研究方法等方面進行努力;必須在環境變革中發現自有會計理論與外來會計理論的價值、善于借鑒選擇其中對自身理論奠基和建樹的價值所在、并具有能動創造會計理論新價值的本能與本領。尤其是在國際金融危機、經濟危機等公共危機成常態的情況下,中國會計理論發展必須加強會計治理功能研究。雖然中國一直圍繞著經濟社會發展的熱點、難點、重點問題進行著會計理論的研究和探索,在財務會計與報告、會計準則與制度、公司治理、管理會計、內部控制、資本市場、非盈利組織及其會計、審計與會計事務所、研究方法、國際交流等方面的研究也有所重大發現和成果,尤其是重點研究了公司治理、財務會計與報告和資本市場,高度關注了會計理論研究方法,并在國內外優秀期刊中無論是文章數量還是該研究的理論價值和應用價值上都比較突出,但是這些研究大多是實務性研究、多用的是實證性方法,沒有從中國會計理論整體該如何應對復雜的經濟社會環境及其變革進行宏觀的、全局的研究,更沒有使中國會計理論研究的水平和質量脫穎而出、超凡脫俗。

  關于中國會計理論的挑戰,本文基于這樣一種認識:如果把中國會計理論作為本體,那他就會受到來自于其體內和體外的挑戰。體外的挑戰在于國內和國際兩方面;而體內的挑戰則在于缺乏理論研究、理論成型與發展的戰略規劃,以及實施戰略的科學流程技術與合理的組織人員,這可說是一直以來中國會計理論在現代社會經濟中很難處于超脫地位、至少是難以在國際學術界有較高水平和較大影響的根本原因。因此,迎接這些挑戰就必須從價值角度去思考中國會計理論的發展戰略,或者說要充分發現其現有理論的價值、在借鑒或趨同中正確進行價值選擇和價值創造,使之豐富和完善。這里的價值主要泛指用途、重要意義或積極作用,體現為為我所用、為我所有、為我所值。因此,本文將基于對經濟、社會、全球化與一體化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和中國改革開放等外部環境挑戰的探索,思考中國會計理論在發展戰略、流程技術和組織人員等內部環境方面的問題,從價值發現、價值選擇和價值創造提出確定變革環境下的中國會計理論發展戰略,使中國會計理論既具鮮明特色又能“回到規范研究必須與實證研究相統一,形成完整的、科學的會計理論上來”(葛家澍,2006)。

  二、變革環境下中國會計理論發展的挑戰

  (一)外部挑戰

  中國會計理論發展中的外部環境挑戰存在于變革的會計域或系之外的環境中,包括國際環境與國內環境,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1.經濟、社會、政治的全球化背景。全球化的萌芽開始于各國各民族打破相互之間的封鎖與割裂,加強國家交往和聯系、發展經貿往來與合作是當今時代的基本特征;它是以經濟全球化為核心,包含各國各民族各地區在政治、文化、科技、軍事、安全、意識形態、生活方式、價值觀念等多層次、多領域的相互聯系、影響、制約的多元概念。全球化首先表現為一個經濟過程,通常理解的全球化即經濟全球化,意指“商品和生產要素的跨國界流動,國際貿易、跨國投資和國際金融的迅速發展,高新技術的廣泛傳播、跨國公司作用顯赫,從而導致各國經濟生活的高度相關,世界經濟的整體性與一體化空前突出的經濟現象與過程”。同時,全球化又是一個各國內部在外界壓力下結構變遷、階級整合和個人意識覺醒的社會過程,即社會現代化過程,因而全球化還自然表現為一個政治過程。全球化成為一個經濟、政治、文化相互交叉的錯綜復雜的過程,正改變著“游戲規則”,重構著世界秩序(毛少瑩,2005)。全球化背景下,會計核算與監督的范圍日益擴大、會計業務內容跨越國界并變得十分復雜、會計質量與功能的要求趨好趨高、會計作用地位穩固凸顯、會計整體發展水平能力成為一國生產力和競爭力的重要標桿,這對中國會計理論發展無疑提出了“如何應對”的緊迫任務,并強力要求其主動適應全球化而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即如何圍繞財務會計概念框架去研究形成會計基本理論和應用理論;如何探求運用新的會計理論研究方法,從而構建出適應全球化需要、符合中國現實環境的中國特色會計理論體系。

  2.經濟、社會、政治的一體化發展。人類社會統一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產物,它也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人類社會中起決定作用的是經濟,經濟一體化程度的不斷加強,必然對社會各方面產生重大的一體化作用或影響,必然要求其上層建筑中的政治也逐步走向一體化。雖然從經濟一體化到逐步實現政治一體化的歷史進程必將是長期的、復雜的、艱巨的,但作為與環境有著不可分割的“血緣”關系的會計,必須與此時時保持著緊密的聯系,全面真實地對一體化進程中的現狀與變化進行充分反映和及時揭示。因此,需要不斷發展會計理論,積極發揮會計理論“探索未知、設計未來”(董京泉,2003)與來源于實踐、又高于實踐的作用;同時,結合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法律和教育發展水平等客觀實際,加強各國之間會計理論架構、會計管理體制、會計規范體系等方面的協調與合作,逐步形成中國會計理論發展的“戰略特色”。

  3.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普遍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科學觀、發展觀、改革觀、創新觀和群眾觀等。深入學習貫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要學習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這個馬克思主義科學思想體系的精髓,就是要掌握和運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來研究和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會計是實踐的產物,中國會計理論的發展離不開中國的實際情況,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靈活運用于會計領域,其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要針對中國的實際會計問題、會計現象、會計發展演變規律進行研究、分析、總結和提煉,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會計理論。會計本身是隨著社會、經濟、政治等環境的不斷變化而產生、發展并不斷完善的,會計對其所處的環境也會產生一定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促進和推動環境的變化,所以,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來研究和推動中國會計理論的發展,可以通過改變或變革會計環境來深入研究或創新中國的會計理論,從而“創立具有中國特色的以講求經濟效益為中心的會計理論方法體系”。

  4.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進行與全面推動。新中國成立后的前三十年,作為孕育、發展現代會計的土壤——商品經濟極不發達,忽視甚至否定商品經濟,使得會計實務與會計理論均比較落后。改革開放后,通過提出和實施大力發展商品經濟、積極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會計所處的環境隨之發生了巨大變化,作為與環境存在緊密聯系的會計受這種環境劇烈變動的影響是以往任何時期所不能比擬的。這就意味著,一是在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項前無古人的事業的過程中,既要及時研究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所引發的環境變化而形成新的理論,又要通過會計理論研究的深入開展與持續發展所取得的成果去指導不斷變化的會計實踐;二是隨著會計環境變化所引發的會計內容的不斷豐富與復雜,既需借鑒利用國際會計先進理論,又需創造形成中國會計理論的特色,盡快形成具有較高價值的中國特色會計理論體系。

  (二)內部挑戰

  1.發展戰略。雖然我們中華民族在原始計量記錄方法和單式簿記的運用中一度領先于世界,為世界會計的變革和發展做出過一些貢獻,但到了復式簿記法運用的近現代,我們在會計領域已經落后。如果從市場經濟體制要求出發,中國真正意義上的會計理論發展歷史時間卻還很短,還未最終形成。因為我們所要建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經濟體制,其建立和完善它是一個艱巨而復雜的系統工程,尤其在轉軌時期,有許多會計問題要通過不斷研究和實踐才能定位,建立能解決中國會計實際問題的會計理論體系有著相當的難度。盡管我們的會計意識有所覺醒、會計執業有所規范、會計園地已是一個爭奇斗艷的百花園,但從市場經濟發展規律和正規流程出發來確定會計理論未來發展方向、來規范會計實踐活動卻仍顯不足,會計理論學術研究中還在相當程度上存在著重復勞動、無效率研究的現象;“剪刀+膠水”的勞動、不關心或不研究會計理論學術前沿問題的做法,往往造成會計理論研究不能形成長期的統一的發展戰略;會計理論對社會經濟發展的長期利益關注不足,容易在轉型變革的環境中無所作為。另一方面,缺乏戰略思考與戰略步驟的會計理論發展,又往往因在某些方面難以深入、持久地下功夫而使其無法迅速地形成鮮明的特色或優勢,如此就只能盲目照搬照抄照用他國的會計理論了,既要付出無謂的生搬硬套代價與依葫蘆畫瓢成本,又會因不能圍繞發展戰略來管理與指導而支付一定的協調成本和機會成本。

  2.流程技術。一個運營順暢和高效的流程能為一個系統帶來良好的經濟價值,一項熟練與創新的技術能成為一個系統持續健康運轉的重要依托條件。會計理論是一個體系,是一個具有一定邏輯推理關系、相互制約、相互促進,并有主次地位和作用之別的統一體系,也是一個需要通過一定的流程再造與技術創新來深化其研究、推動其發展的體系。因此,會計理論尤其是某種與某方面的會計理論的體系構建與深入發展就離不開流程再造與技術創新,需要隨著會計業務的復雜多樣與會計活動的頻繁多變進行持續性的流程變革與技術創新而創造持續的價值。中國歷史上出現過的“無賬會計”和“三年不算賬,錢也不會跑到國外去”的所謂“革命的會計理論”,實質上就是在會計理論研究與發展中缺乏規范流程和創新技術所致,它對會計工作乃至國民經濟的破壞性必須謹記。

  3.組織人員。組織人員是會計理論參與市場價值活動創造的具體執行者,是會計理論為之服務并起作用的特定依托對象。組織同市場是兩種相互補充的資源配置替代方式,組織面向于市場,人是針對于組織;組織的存在是為了消除或減少市場交易成本,組織之所以能運行是靠所謂集體行動控制個人行動的“制度”;資源配置的真正力量(決定的因素)不是市場,而是社會組織——制度,權力——結構;會計作為兩權分離下的人造經濟系統,它是市場經濟中的一種必要的制度安排。從這個意義上說,會計理論及其發展需要借助一定組織通過特殊安排以減少或消除價值生產中的交易成本,這種特殊安排必須隨著組織價值活動的變化而變化,或者主動發生變革,以創造新的能消除和減少交易成本的特殊安排方式。會計理論就是對會計這種制度如何安排更合理有效而進行指導或指揮。如果把組織當作一個價值生命體和生態系,那么組織就必須通過不斷變革與學習的動態發展來鮮活其生命、就必須通過協調性關系、適應性互動與正確性導向來良化其生態,以實現組織的發展以及組織內的會計理論發展,并盡量規避其中的風險。同時,作為組織中的人,是構成組織最基本的元,如何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與權力結構來激活或提升元的積極性與創造力,使其與組織目標達成共同愿景、行動一致,將是會計理論研究與發展中最突出的內部挑戰之一。在這方面,中國會計理論當前所存在的“飯碗研究”、“盲目交叉研究”、“無效率研究”、“神化或空想研究”等狀況,追究其原因就應該是在組織設計和人員配置上所存在的問題所致。由中國會計學會及其各種專委會牽頭所開展的系列會計理論研究和實踐推動,將會對扭轉上述不良狀況產生重大的積極作用。

  三、中國會計理論發展的戰略:價值視角

  會計理論的內容可以豐富到有效地涵蓋“使用者-環境” 各種情況的全部范圍,正如蒲洎(1959)所講:“理論是捕捉‘世界’的羅網,它用于認識解釋這個世界”;其目標是為了預測和解釋會計行為,同時還應指導未來的會計行為;其首要目標是為會計行為和事項作的預測與解釋提供一個基礎(A.R.Balkaoui,2004)。雖然,理論因能指導實踐并為實踐所證實而具有價值,但就理論本身而言,它的確立、鞏固乃至推廣不具有強制性,它完全可能因人為的阻滯而延緩甚至停止更好地指導人們的實踐從而為人們帶來正的效用而為人們所接受和認可的進程,這就需要充分發揮人們的主觀能動性和高度智慧性進行理論的實踐探討、規范建構和戰略規劃。會計理論的中國化和特色化,尤其需要通過現實研究與發展戰略兩個途徑來實現。

  現實研究是指對已發生的會計實踐活動與已存在的會計理論通過概念、判斷、推理等方式進行切合客觀實際的總結、分析、提煉、檢驗而形成當時可資利用的新會計理論的過程。它主要從過去與短期思考,從當時看是較注重會計理論的短期價值,因此其持續性不強(當然也可能產生具有長期價值的會計理論,如復式簿記理論等)。發展戰略是創造一種獨特、有利的定位,涉及現在與未來的會計實踐活動或事項及其不同的方面,促使會計理論及其發展擁有持續的競爭優勢和價值來源。

  適應變革環境的、特定的中國會計理論,應遵循一定的程序和方法去豐厚現實研究,從較高價值意義去探究其發展的系列戰略。如果站在較為宏觀的層面來思考,中國會計理論的制定和實施應以戰略的高度、價值的視角去著手,不能總是落在別人之后、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中追趕、在陳舊落后的理論范式和研究模式下躊躇不前,如此才能創造或形成有價值的會計理論并使其更具長期的、未來的、全面的價值意義。具體可從價值發現、價值選擇和價值創造三方面下功夫。

  (一)價值發現

  會計理論是在會計實踐中得出的關于會計的理性認識,其價值意義可從美國著名會計學家德里克森(1992)在《會計理論》(第五版)一書對會計理論的定義中體現,他認為會計理論可以定義為一套邏輯嚴密的原則,它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1)使實務工作者、投資人、經理和學生更好地了解當前的會計實務;(2)提供評估當前會計實務的概念框架;(3)指導新的實務程序的建立。由于會計同環境存在著緊密的聯系,會計必須隨著社會經濟與政治環境的不斷變化以至無窮而由人們不斷地進行再認識和提出新認識,以此形成高于會計實踐又對會計實踐起著指導作用的會計理論。這種會計理論的價值要被人們所發現,就必須從外部環境分析,進而理解外部環境存在的機會和威脅,以及與會計發展相關的一切政策、經濟、社會文化和技術等方面的情況來綜合思考。比如,現代資本市場的迅速發展,特別是隨著金融衍生工具的出現和發展,以歷史成本計量為基礎生成的會計信息越來越難以滿足會計信息使用者決策的需要,這就需要有效的、突破原有的傳統計量模式,公允價值計量應勢產生并在上世紀90年代及本世紀初得到了重大發展。與此相應,中國會計也及時對此反應跟進,既從理論上進行了系列研究,又通過立法的形式在實務中進行了運用。這就說明,在中國引入公允價值計量屬性,既是中國市場經濟日趨成熟的重要標志、對于提高國際競爭力意義深遠;更是中國在不斷的會計實踐中發現了公允價值“是用來彌補歷史成本缺陷,面向未來的一種計量屬性”,“市場經濟越發展,公允價值會計越重要”(謝詩芬,2007)的重大價值而采取的會計務實措施。在這方面,我們仍需在后續的一些相關問題上繼續進行價值發現,如讓社會公眾、會計執業人員接受、承認與理解公允價值并將其靈活有效地運用的問題;會計主體用公允價值會計及時、充分、準確地反映其狀況和風險的管理水平提高的問題;公允價值計價的市場適合性、實用性、有效性問題等。通過這些內外環境分析,中國會計理論發展就可發現其中的一些價值元素與價值意義,為制定中國會計理論發展戰略奠定基礎。

  (二)價值選擇

  中國會計理論發展要適應不斷變化的國際會計環境,要滿足中國社會經濟改革發展要求,要考慮中國會計實務界對會計理論的需要,要兼顧會計生態內外諸要素的口徑一致與協調統一,要在變革與創新著的會計實踐中豐富完善,要從不斷的價值發現中進行富有特色的價值選擇。在中國會計理論發展方面的價值選擇,不是對國外一切會計理論與方法完全西化或神化,也不是把外國的一些會計理論方法進行定向克隆,更不是將別人所有會計理論與方法排除在外。相反,應對此進行有針對性和實效性的選擇,從中選擇出有重大價值需求和價值意義的會計理論,保持中國化、現代化、馬克思化的本質;因為會計理論的價值取決于其“有序、系統、內在的一致性和與可觀測的客觀事務相吻合的程度”(Paton&Littleton,1940)。會計作為“國際商業語言”,既要適應市場體系國際化的要求而走向世界,融于統一的國際會計體系之內,在包括會計準則體系在內的各種會計研究與管理過程中充分借鑒和采用國際通用的做法,體現國際會計慣例;又要真正體現國家化,從中國是以公有制為主體、宏觀調控下的市場經濟出發,在會計職能、會計對象、會計目標、會計信息質量、會計新運用諸方面以及會計人才隊伍建設、會計職業道德規范、會計執業行為管理等領域的理論研究中充分體現中國特色,堅持規范性與實證性強制性與靈活性、統一性與適應性相結合的原則。比如近幾年來有關金融工具方面的會計理論,從1988年項目委員會開始運作,1991年9月和1994年1月兩度公布《國際會計準則——金融工具(征求意見稿)》(ED40、 ED48),到1996年初正式出臺《國際會計準則——金融工具》,這就是一個價值選擇的過程,雖然其他相關理論問題仍未得到很好解決,但起碼說明一項具有較高價值的會計理論的成型與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會計理論發展要體現出一定的價值就必須適應和滿足不斷變化的環境。

  (三)價值創造

  價值創造既是制定戰略的核心目的,也是其中心環節,更是實現戰略落地和戰略適應的保障環節。通過價值創造才能使會計理論發展中發現和選擇的價值轉化為真正有用的價值。價值創造過程包括為適應總體戰略目標和定位而實施的流程優化或再造、技術創新或更新。具體包括:

  1.理論研究的方法。現代會計理論按照認識的哲學基礎不同,可劃分為規范會計理論與實證會計理論兩大類。我國傳統會計理論大多是規范會計理論,在指導人們正確確立會計改革與發展的總體方向與目標,以及充分發揮思維能動性等方面具有重要意義,但缺乏作為科學理論所應具備的在特定經濟環境下解釋現實、預測將來的功能。事物發展既有連續性又有階段性,是連續性與階段性的統一,人類社會的發展也不例外。由于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具有不同的經濟環境,因此要求寓于上層建筑領域的會計,在理論上既要有反映規律性與必然性的一面,又要具備與特定經濟環境相適應的一面。我國尚處于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這一階段的經濟發展戰略是大力發展市場經濟,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產力。這決定了我國會計在理論上除應進一步完善規范性理論研究外,一方面要確立和完善與初級階段經濟發展戰略相適應的會計理論體系,以便指導和解釋這一階段的會計實踐;另一方面又要在對會計領域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及其發展趨勢進行理論解釋和邏輯推斷的基礎上,不斷進行理論創新。可見,在完善規范性會計理論研究的同時,開拓和強化實證性會計理論的研究是我國會計改革與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但目前學術界對會計規范研究方法在認識上還存在一些誤區,正本清源,會計規范研究方法應回歸為會計一般研究方法,并可過渡為會計系統研究方法。

  2.理論成型的形式。會計理論的成型應在分析綜合會計實踐本身及其所處的環境的過程中,分階段分內容地進行的,歷史上會計理論的成型無不體現出了這點。近代會計理論就是在分析產業革命所帶來的會計信息新需求、公司組織形式迅速推廣帶來的會計新問題、科學管理理念引入使得管理成本會計快速發展、資本市場的發展使得會計信息的使用空間擴大、所得稅制的發展等因素的條件下形成的,主要標志是會計循環實務的形成和會計循環理論的出現、管理會計與財務會計的分離、審計實務的規范與獨立審計理論體系的形成,這一時期的會計理論成果主要體現為從簿記理論向會計理論過渡。再如,作為會計理論重要基礎的會計準則,其成型過程應充分體現民主化、科學化與法治化,其成型形式應有基本準則、具體準則和操作指南等,并體現統一性、權威性和具體性。如此等等,都要求中國會計理論研究和會計工作水平等在與世界先進相比還有差距的情況下,認識并努力縮小這種差距,必須從中國會計實踐中不斷總結提煉出相關理論并以一定的媒介體現或展示給世界;當然,更重要的就是既需克服現有會計體系和會計理論研究的固有缺陷,又需在面向歷史數據的解釋型科學范式基礎上創新發展面向未來會計目標和會計理論發展與研究目標的設計型科學范式,回歸會計理論“人工科學”的本質。

  3.理論傳播的途徑。傳播是一個信息傳遞和分享的交流過程,一般包括傳播者、媒介、信息、接受者、傳播效果和反饋等要素。會計理論傳播應是一種帶有明確目標性的指向性或導向性傳播,旨在加強會計公眾對會計理論內容的了解或理解,尋求會計公眾對會計新理論入市立足的關注與支持,形成會計公眾對會計理論宣傳教育和實踐的配合與協作。同其他傳播方式一樣,會計理論傳播同樣可以采用大眾傳播、實物和圖像傳播、人際傳播等形式。

  如果從Kuhn(1962)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中將理論視為“公共品”的觀念來理解,會計理論的傳播存在一個媒介圈,具體包括學者、管理者、咨詢專家、大學、企業、學術機構、管理咨詢公司、商業媒介、政府、會計規范制定機構等等,他們共同構成會計理論的需求方與供給方。其中,包括會計規范制定機構、企業、政府、商業媒介在內的需求方,他們都有其自身利益,都會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對會計理論施加影響。比如企業處于逃避政府管制和提升市場形象的需要之間,傾向于尋求可以為自身經營行為辯解的理論體系,以維護其經營戰略、市場地位的合法性(Sundaby,2001)。而包括學術機構、大學教授、研究人員、會計準則制定機構等會計理論供給方,他們也有其自身的利益,他們的自身關系導致不同會計理論的形成,避免了會計理論的單一化。例如大學教授可能希望通過會計理論的研究創立一個學派或提高自己的聲望;學術機構、大學作為非贏利性的公共部門,為了提升學術地位和經濟收益,會專注于新理論的開拓和傳統理論體系框架的構建(Zilber,2002)。由此可見會計理論傳播是在其媒介圈內部,及其相互間通過形式多樣的傳播途徑和形式實施和實現的,這一方面推動了會計理論的創新發展,一方面也加大了會計理論實際應用的困難。因此,正確選擇合理有效的理論傳播路徑與范圍,就需要注重那些降低理論應用價值的傳播速度影響因素的分析,增強會計理論傳播供需雙方的學習能力和知識遷移轉化能力。

  4.理論影響的程度。和其他科學理論一樣,會計理論的目的可以概括為解釋和預測兩個方面。會計理論對社會經濟生活產生什么影響、產生多大影響,就需要看它是否能夠為觀察到的會計實踐或操作提供合理說明或理由,是否能夠預測到未觀察到的會計現象或事項,是否能對實際會計活動產生指導作用和價值推動。作為會計發展史上四個里程碑事項之一的借貸復式簿記,在14-16世紀問世于意大利,隨著世界經濟文化中心的格局改變而傳遍世界,至今仍被我們運用并最終完成了其方法體系乃至理論體系的建設,充分說明了一種理論方法的影響程度既與當時的會計環境尤其是經濟環境密切相關,又取決于該理論本身的內在價值和創造價值。中式會計在元明以前還一度處于世界的先進行列,也曾有過不完全復式簿記和完全的復式簿記,但卻也因當時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環境以及理論本身的一些局限而未能繼續達到日臻完善,相反還逐漸退居落后,由漸進淪為因循守舊、由自力創造到不得不從外引進。

  四、結語

  會計環境對會計理論發展戰略價值具有重大影響作用,而會計環境始終處于不斷的變化中;研究會計環境的變革,就是為了尋找到會計理論發展的戰略依據,創造出具有較高理論價值和應用價值的會計理論發展戰略。波拉尼(Polanyi)在《大轉型》中告誡人們“變革的速度和調整的速度共同決定了變革的最終凈收益”,“即使變革的方向和趨勢是正確的,我們仍然不能就此忽視變革的過程以及變革過程中出現的沖突與調整”。變革環境下的中國會計理論發展應立足國家實情與會計實情,放眼國際與未來,兼顧價值與戰略,從而將各種要素投入轉化為會計理論價值和會計價值。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kj/gl/142294.html

上一篇:產權制度的變革對會計理論發展的影響

下一篇:關于美國稅務會計理論對我國的啟示作用

相關標簽: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