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我國普通高校教育成本理性遞增與成本補償研究

發布時間:2015-12-10 15:05

  1997年我國高等教育學費制度進行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三次改革,全面收費的帷幕被拉開,我國普通高等教育不再區分公費生與自費生。1999年國家決定對高等教育進行擴招,為更多的人提供深造的機會,提高我國高等教育的毛入學率,拉近與世界教育先進國家的水平,從此,普通高等教育的規模勢如破竹,一發不可收益。規模的變化要求相應的設施進行改善,如校舍、圖書、專任教師人數等等,這樣使得教育成本攀升,這是必然趨勢。

  一、我國普通高校理性遞增的原因

  隨著科技進步及經濟的發展以及居民消費者指數的提升,一般物品的單位生產成本都會相應的增加,對于高校來說也是如此,時間的推移使普通高校為學生提供教育及服務的貨幣總支出越來越多,其中導致成本遞增的許多原因都是不可抗力因素,需要我們正確看待。

  1、教育規模的擴大

  高校擴招熱潮從1999年開始一直延續至今,我國高等教育也從精英教育轉向了大眾化教育,高教事業的發展讓我國在校生的規模已經位居世界前列。它的發展為人們提供了越來越多的受教育機會,本文以普通招生人數作為衡量其教育規模的主要標準。2000年我國普高招生人數為357萬人,毛入學率為 5.7%,2000-2005 年是我國普高發展最為迅速的幾年,毛入學率以平均1.7%的速度增長,到2009年招生人數已經達到了639.95萬人,其增長呈現“兩頭小,中間大”的特點。招生及在校人數的劇增,要求改善辦學條件,如提高人力資源利用率(生師比)、修繕校舍、增加圖書量等。從文中表6可以看出,招生人數、在校人數增加的同時,普通高校的數目也在不斷增加。這些費用的增長直接導致了教育成本的增加,但是該費用的支出是合理的,是普通高校為了其正常發展、維持秩序而引起的開銷,我們應該正確看待這部分成本的增長。

  2、普通高等教育現階段供小于求。

  普通高等教育供給是國家為了培養專門性人才提高經濟、社會及個人發展,由高等教育機構提供給學生受教育的機會。本文的普通高等教育需求是指學生個人對教育有支付能力的需要,它代表了個人為了接受普通高等教育而放棄的進入社會工作的機會成本。普通高校提供的教育機會受教育成本及教育經費投入多少的影響,當教育經費投入量一定的時候,教育成本越高,提供的教育機會就越少;當教育成本一定時,投入教育經費投入越高,提供的教育機會就越多。教育的供與求會影響教育成本,一般來說教育需求越高,相應的成本則高,反之則越低。 1999-2009年我國普通高校的招生人數一直遞增,這說明我國公民對普通高等教育的需求是一直不斷地增大,相應的教育成本也是不斷增加,但是我們應該從變化中看到不同,雖然整個大趨勢是呈現遞增的狀態,但從06年開始報考人數已經開始減少,到09年已經有了下降的趨勢,而由于其他因素的影響,教育成本卻一直增長。

  二、增加我國普通高校教育成本補償的對策

  我國普通高校教育成本增長帶來的問題非常之多,對于其非理性增長的部分,我們應該采取措施加以制止,而對于理性增長的部分,除了正確開待增長部分之外,還應該采取措施對它進行補償,否則,將會增加受教育者個人及家庭的負擔。

  1、 按合理的比例增加政府財政撥款

  教育經費投入量的多少可以看出一個國家對教育的重視程度如何,它是教育事業發展最重要的財力保證。根據文章分析,我國教育經費投入雖然每年都在增長,可是在CPI也增長的同時,投入量顯得尤為不足。衡量教育投入最重要的指標就是國內生產總值(GDP),國家財政性經費投入可以知道一個國家對教育的資助力度有多少,非財政性經費投入的多少則可以顯示其他教育成本分擔者的投入量。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1991 年世界平均財政性教育經費占國內生產總值為5.1%,其中發達國家的比例為5.3%,發展中國家的比例為4.1%,最不發達國家的為3.3%。1999年我國高等教育經費投入為3349.08億元,其中財政性教育經費的投入為2287.18億元,僅占GDP的2.6%,比教育最不發達國家的教育投入還要滴,離1991年世界水平差距甚遠。2006年我國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占GDP的比例為3%,七年的時間僅增長了0.4%,依然比1991年最不發達國家的教育水平低。過低的教育投資說明了國家對我國高等教育尤其是普通高校教育的投資還是有比較大的發展空間。

  2、完善我國普通高校教育經費的投入結構

  對我國普通高校教育經費投入的來源分為財政性教育經費以及非財政性教育經費,非財政性教育經費又可以分為社會團體和公民個人辦學經費、社會捐資和集資、學費及雜費、其他教育經費。我國財政性教育經費撥款依然是我國普通高校經費收入的主要來源。從1999年高等教育擴招以后,我國普通高校學費增長最為迅猛,1999年學雜費為120.78億元,到2009年增長到了1418.13億元,增長了12倍,2009年的普通高等教育規模較1999年增長了5.2倍,增長速度明顯緩于學費增長的速度。這是因為,擴招的過程中我國普通高校的辦學規模以及教育規模都不斷增大,相應的成本不斷增長,而國家財政性經費投入相對過小,除開學雜費之外的其他非財政性教育經費的投入比例更低,部分甚至還有了下降的趨勢,所以要求抬高普通高校學費標準對教育成本進行補償,于是學雜費成為了普通高校教育經費投入中的第二大“股東”。由此可見,在現階段超過農村居民支付能力的高學費水平的情況下,我們已經不能再單純的依靠國家財政性撥款以及提高學費標準來彌補成本,要在深化我國普通高校教育管理體制的前提下,完善非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的結構,增加教育經費總投入。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kj/cb/142434.html

上一篇:有關中職學校的成本會計教學研究

下一篇:關于高校校園安全成本理論探析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