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淺議我國高等教育成本及學費的研究

發布時間:2015-12-09 15:25

  我國高等學校在校生從1979年的102萬人增加到2003年的1108.6萬人,年平均增長率為10%,最近幾年則更勝以往。在取得了一定成就的同時也出現了不少的問題,其中高校學費問題備受人們關注且最具爭議性。在對我國高等教育成本分擔進行說明之后,本文將在教育成本分擔理論的基礎上對我國高等教育學費問題進行分析和探討,并提出自己的幾點看法。

  1、高等教育成本及其成本分擔

  高等教育成本一般指在高等學校培養每一個學生的過程中所耗費的一切費用,也即是高校的在校生在學習期間直接或間接消耗的物化勞動和活勞動的總和。參照教育成本的定義,我們認為,所謂高等教育成本就是指為使受教育者接受高等教育服務而耗費的資源的價值,它既包括以貨幣支出的教育資源價值,也包括因資源用于高等教育所造成的價值損失。

  1986年,美國經濟學家布魯斯·約翰斯通創立了高等教育成本分擔與補償的理論,該理論基于“受益者付費”的原則把高等教育成本分為教學成本、學生生活成本以及學生機會成本三大類,認為按適當的比例向受教育者收取一部分學雜費以補償教育成本,同時對貧困大學生提供資助是必要的。簡而言之,所謂高等教育成本分擔與補償實際上是指出了高等教育費用的承擔主體應該包括各級政府、用人單位、學校自身及受教育者個人。高等教育成本分擔的原則即為利益獲得原則和能力支付原則,即誰受益,誰支付;誰受益多,誰支付多。

  2、高等教育成本的核算

  目前,我國高等教育培養成本已經由政府、個人、社會共同分擔。對學費標準的計算有兩種方法,一種是按實際成本;一種是按日常的運行成本。由于成本計算的復雜性,通常我們選取的是后一種辦法。這一收費標準是否合理呢?需研究兩個問題,一是高等教育的培養成本究竟應該怎樣計算,現在培養一個大學生究竟一年需要多少經費。二是分擔的比例應該怎樣確定,學費在培養成本中占多少為合理。現行的高校學費標準是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規定的,有其合理性,但按日常運行成本核收,其科學性尚有欠缺,當前高等教育學費也存在一些問題。

  3、我國高等教育學費存在的主要問題

  3.1、高校學費漲幅過快且收費太高

  自1997年全國范圍實行高校招生并軌及高等教育收費政策,宣告了我國免費上大學的歷史結束。高等教育的學費也經歷了從無到有,從低到高的變化過程。現行高等教育學費制度考慮較多的是高等教育本身的發展和經費投入的不足,以及受教育者的成本計量問題,較少兼顧到地區經濟的不平衡引起各個家庭的經濟承受能力不同,從而造成了高等教育學費占家庭收入的比例在地域、城鄉分布上的不均衡。對所招收的學生不論其來自城市還足農村、經濟發達地區還是落后地區收取同樣的學費。伴隨著高校學費的逐年攀升,卻也越來越暴露出其尖銳的內在矛盾,即公眾不斷增長的對高等教育的需求與有限付費能力的矛盾。

  3.2、高等教育成本分擔缺位

  在抱怨高校收費太高的同時,高校也叫苦連天,辦學經費緊張甚至入不敷出,學費只占高等教育成本的一小部分,還可以繼續提高。這就暴露出了成本分擔政策所存在的問題,在實施成本分擔政策的過程中,如今出現了成本分擔缺位的現象,即政府沒有提供全部的基建費用,為了解決基建支出的問題高校高收費便成為了合理的借口。其次對于高校成本的核算技術一直是廣大研究人員努力探究的對象,由于教育事業本身的特殊性質,很多東西難以量化,這樣也就使得高校成本無法準確地制定學費標準。

  3.3、學費標準不合理

  學費是按照一定的比例收取教育成本中個人所應分擔的部分,教育成本則源于高等教育的費用和支出。高等學校在制定收費標準時,總是把高校費用中的所有項目都歸入教育成本。同時,現行高校行政管理體制也存在著一系列的問題,高校的資源與經費不合理消耗與開支數額巨大,浪費嚴重,直接表現為高校的費用不合理,特別是其中包括離退休人員費、公費醫療費或非教學人員費等在內的“非教育性”費用比重過大,如此導致教育成本在“不合理”地攀升,使得按教育成本一定比例收取的學費超出了學生個人分擔成本的合理范圍,導致了教育公平的缺失。

  3.4、收費有違收益規律

  首先,我國教育財政在不同的教育階段所投入的資金是不一樣的。這種財政投入結構的不合理,客觀上造成了各教育階段學費難以體現不同的收益規律,其中以研究生收費最為典型。研究生目前采取免全部學費、單位交、個人交幾種收費方式,但學校為了增加收入,除大力擴招自費生外,還大規模舉辦各種專業學位或研究生課程進修班,在利益驅動下,有的學費偏高,學校對這部分研究生疏于管理,致使研究生總體質量下降。

  其次,不同學校或不同專業間的收費差異也不明顯,指導價或區別定價政策在實際執行中失效。實行指導價政策旨在合理體現學校、專業間的成本或收益差異,但幾乎所有高校所有專業都按規定的最高限額收費,這就使指導價失去了本來的意義和應有的效果。確定具體學費標準的主體是學校,在高等教育仍屬“賣方市場”時期,學校自然就有按最高標準收費的傾向,且在目前體制下各專業的培養成本與收益在技術上也無法加以區別汁算,所以也就導致了學生交納了超過了合理收費的高教學費卻沒有享受到高校所應提供的相應教育服務及其所帶來的效益。

  參考文獻

  [1]靳希斌.教育經濟學[M].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2000.

  [2]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等教育法[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1998.

  [3]張怡.從供需角度看高等教育學費價格[J].企業家天地理論版,2007(8).

  [4]王婧,石軼.對教育高收費的經濟學思考[J].教書育人,2006(6).

  [5]徐國興.高等教育學費和機會均等[J].教育與經濟,2004(4).

  [6]高陽.我國高等教育學費的現狀與思考[J].邊疆經濟與文化,2006(10).

  [7]徐曉輝,王光宇.高等教育成本補償問題初探[J].會計之友,2006(9).

  [8]江小惠. 高等教育的學費問題研究[J].學校教育管理,2007(4).

  [9]方凡泉.中國高等教育成本分擔的政策選擇[J].高教探索,2003(3).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jy/gd/142390.html

上一篇:關于地區經濟發展與成人高等教育管理的關系

下一篇:淺談高等教育培訓機構對高等教育學校的發展與

彩巴巴彩票官网 二十一点要牌策略图 双色球预测号码 彩神广东11选5全能版 北京pk10官网软件下载 江苏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快速时时的套路 棋牌龙虎套路压法 新时时分析软件 百人现金炸金花手机版 大乐透走势新浪网 欢乐棋牌 女篮亚洲杯2019赛程 即时比分球探网手机版 博彩拉人技巧 黑龙江时时开奖视频lm0 微信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