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現代大學市場化良性發展研究

發布時間:2015-12-09 15:07

  現今,高等教育市場化已成為學界研究的熱點話題。眾多學者和專家從不同角度對此予以解析。隨著高等教育市場化進程的進一步深入,其市場化行為備受關注。張俊宗教授在《現代大學制度: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時代回應》中,從現代大學制度出發,對高等教育市場化行為作了較為獨到精辟的論述。

  一、 高等教育市場化:市場經濟條件下高等教育發展的時代回應

  當世界進入到市場經濟全球化大發展時期時,作為經濟發達國家,美、德、日、英的市場經濟既是四國在建設現代大學時“必須充分考慮的制度環境因素”[1],也是大學發展不可忽視的外在動力。高等教育市場化趨勢日益明顯,并終究成為必然選擇,這是四國建立現代大學的共同啟示。由此可見,高等教育改革進程是與經濟體制變革相一致的。那么,同樣經歷市場經濟時代的中國,將高等教育市場化定性為高等教育發展的時代回應,也受到內外因素的雙重影響。

  (一)市場經濟下政府角色的轉變

  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在教育事業中“政府權利過大、過泛,政府管了許多自己本不該管的事情,而該管的事情又沒管好,也就是說宏觀管理不到位,微觀管理又涉足過多”[1]。這導致高等教育死板僵化,發展無動力、無壓力、無目標,自主辦學權喪失,難以適應社會發展需求。然而,市場經濟制度的確立,克服了高度集中下傳統教育體制的功能缺陷。大學的財務、人事、課程等決策權下放給了學校,市場力量逐步取代了政府干預。國家積極鼓勵大學運用學術資本作為其資源交換籌碼。這勢必在強化高等教育和經濟私有部門聯系的同時,也推動了高校為謀求生存和效益而自覺接受“市場化”的洗禮與挑戰。

  (二)市場需求下的適時調整

  “大學作為一個社會組織必然要以滿足一定的社會需要為生存價值。而這種需要總是反映著一定的經濟發展特點”[1]。因此,面對我國經濟體制轉變,高等教育需要在市場經濟中為求得生存價值而積極“把握經濟體制改革這一時代契機”[2],做到適時調整,以此來滿足經濟發展對教育及科學技術的需要。正是在這種適應性調整中,高等教育逐步接受了市場調節,參與了市場活動。“而當高等學校成為勞動力和知識商品的生產者和經營者之后,價值規律、市場法則及其調節機制便因此而發生作用,這樣,高校活動也不可避免地接受市場經濟規律和法則的支配,不同程度的體現出市場經濟的某些特征”[2]而逐步走向市場化。

  (三)高等教育自身發展的時代選擇

  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高等教育以其在人才培養、技術創新等方面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越發突出。它已從經濟活動邊緣走向其中心。在市場經濟活動中,高等教育作為一種特殊產業的潛能得以挖掘。“如果說利益是構成人類關系中最穩定的基礎,那么來自于組織自身的生存需要,就是利益,正是這種利益使大學與社會間構成穩定的聯系。大學要生存,就必須獲得足以維持自身生存的基本資料,而這種基本資料的獲得并非來自某種善良愿望的施舍,而是交換的結果。”[1]因此,高等教育要謀求發展,就需要選擇市場為主體,通過向市場提供優秀人才、優質成果獲得自身發展所需資源,以此步入市場經濟環境下的良性發展軌道。

  (四)高校自主辦學與相互競爭

  “市場經濟是一種競爭的經濟,任何商品生產者若參與生產和交換過程的競爭活動,前提應該是一個獨立的生產實體,擁有自己支配自己、約束自己進而發展自己的權益。”[2]將大學辦學推向市場是西方大學建設過程中的共有內容,“而市場法則又從另一個角度擴大了大學辦學自主權的存在基礎。”[1]由此可見,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高校要滿足市場需求,同樣應首先保證其成為自主活動實體,即實現高校自主辦學。在市場經濟中適應供需變化,形成自身特色。此外,隨著自主辦學的發展,學校間的競爭也日益激烈。要想在競爭中獲取優勢,首先必須規范市場行為,以此才能促進大學行為的市場化。

  二、 高等教育在市場發展中突顯的詬病

  在我國市場經濟發展伊始,高等教育就與其產生了微妙聯系。高等教育在適應市場經濟發展中逐步獲得市場青睞。市場也為高等教育市場化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然而,當高等教育在突具特色的市場經濟中嶄露頭角時,種種詬病也開始顯現。

  (一)大學精神蕩然無存

  “紐曼在《大學的理念》中暢談道:大學是傳播普通性知識的場所,其任務是提供博雅教育進而從事智力訓練;大學教育目的是訓練良好的社會成員,提升社會格調。”[3]的確,大學是人類自我崇高價值與理念的誕生地。接受高等教育,就是要進化精神,追尋真理。對于高校自身,大學精神力量平衡了學術發展與功利追求的關系。然而,在市場經濟影響下,本應在社會喧鬧嘈雜環境之外潛心發展的學術研究,開始轉變為“學術創收”。憑學術研究成果獲利早已成為學者和大學當局堂而皇之跨入商界的合理理由。學術造假,論文抄襲,令人發指卻屢見不鮮。

  (二)教學建設過于受市場牽制

  在市場化影響下,利益隨意充斥在大學校園,以謀“利”為本的市場經濟思想開始滲透到高等教育建設中,使原本以學術研究為特色的高校教育,由于經濟因素干預太多而無自主性可言。受市場經濟影響,以學生全面發展為培養目標的大學教育,由于過分受市場牽制,專業設置與課程安排已喪失傳統特色,千篇一律,格局僵化,過分偏向社會需求,重理偏文。同時,市場經濟以提倡良性競爭的商業準則,在高校的嫁接運用中也十足變味。高校競爭不再將學術創新視為提升學校名譽的首肯選擇,相反將學校設施建設、創收、畢業生就業率高低等作為校際間“好”與“差”的評價標準。

  (三)學術管理與行政管理混為一談

  如今,高校的學術管理與行政管理時常不協調。要么學術力超越管理權力,使學校的組織運營功能不足;要么管理權力侵蝕學術權力,影響學校發展的根基。管理人員方面,行政系統中不乏術業有成的學者教授,而學術系統中非學術出生者也屢見不鮮。其結果導致不懂學術者治學,不懂行政者治校,行政學術管理混為一談。正如代蕊華在“大學校長新角色”的研究中提出,當學校面臨辦學資金不足和存在巨大的經營壓力時,高校校長必將成為“籌資者”或“搞錢者”。[4]

  (四)職業導向制約人文導向

  大學教育要培養人文素養和職業素養兼具的“全人”。“全人”素質是人立足于現代社會不可缺少的。“缺乏人文教育的人,可能是一個人格缺失的人,一個人性泯滅、心智不健全的人。而缺乏職業訓練的人,則可能是一個難于立足于社會,在社會不可能有作為的人”[3]。然而,深受市場經濟導向影響,高校學生把目光短淺的投向靠好專業找好工作,憑一技之長定終生發展的低級層面上,缺乏對高等教育真諦的探究。此外,市場經濟對人才的大量需求,迫使高校成為“文憑工廠”的代言人,在忽視培養質量的狀況下大量向外輸送“人才”。

  三、現代大學制度:高等教育市場化良性發展的保障

  現代大學制度是指“在社會發展逐步依賴知識生產的歷史進程中,借以促進大學高度社會化并維護大學組織健康發展的結構功能規則體系”[1]。它以知識經濟為背景,是工業革命以來大學制度的延續,它與市場經濟運行機制相聯系,目的是促進大學與社會的關系更加密切與穩定。我國現代大學制度體系的構架概括為: “分離三種權利,政府宏觀管理,社會廣泛參與,市場有效調節,高校自主辦學,民主管理學校”。

  (一)分離三種權利

  所謂三種權力是指高等學校的舉辦權、管理權和辦學權。長期以來,三權合一體制從根本上制約了高校的健康發展。尤其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該體制的局限性愈發明顯。因此,“通過建立委托代理制度,實現三種權力的合理、合法分離”[1],不失為改變此種局限性的有效方式。設立代理機構,將其與教育部門與學校間作出明確的劃分,各行其責。教育部門在宏觀上制定教育發展規劃,進行教育評價和監督;代理機構專門負責學校的市場良性運作及發展;而學校則明確了自身的社會定位,在學術自治與學術自由的理念下,發展教育、潛心專攻學術研究、擔負知識探求保護場所的職能,培養社會所需的優質之才。

  (二)政府宏觀管理

  首先,政府要時刻把握教育的發展方向。高等教育的服務對象并不單純面向市場,它更要面向社會。因此,高校用理論發展和學術創新才能更好地服務于社會。其次,政府要做好教育發展規劃,使高等教育在明確發展方向后與市場經濟進行融合,不能將目光短淺投向為市場經濟培養人才和搞學術創新的低層面。再次,“通過在撥款、資助、投資、獎勵、招標等教育經費分配過程中所體現的偏頗,應用經濟杠桿調節教育供求關系,調整高等學校的行為”[1],使高校在參與市場活動時有一定的資金保證。最后,政府要在“招生方式、標準和原則,教師和學生的操行守則,建立高等教育質量監督和評估制度等”[1]方面做到宏觀指導。

  (三)社會廣泛參與

  “高等學校的舉辦體制從根本上來說只是一個誰出資辦學的問題”[1],“無論誰是舉辦者,都必須去關注質量才能解決好生存問題。”[1]在市場經濟下,社會力量參與辦學使公私立大學都處于平等競爭狀態,保持高等教育的良性發展。其二,多類型吸收民間資本,使高等教育能更好的在資金保證的前提下探求教育發展、理論研究和學術創新,而非因資金匱乏去謀求教育及科研成果的純粹資本化。其三,社會中介機構的參與,協調了高等教育與市場經濟間的矛盾,成為兩者的“緩沖器”,保障了高等教育與市場經濟在本質上的獨立性。其四,高校間進行同行業自我約束,廣泛參與制定維護教育發展的制度準則,進而在更大程度上規范、監督高等教育市場化行為。

  (四)市場有效調節

  既然市場經濟對參與主體的行為有責任進行調節,那么高等教育市場化行為也必將得到有效調節。市場調節使得“高等學校對外界社會需要的反應和適應敏感、快捷;學校系統更加多樣,各具特色;高等教育的價值得到社會確認,并促進高等學校的開放;高等學校更具有自主性和獨立性,并使之勇于負責、不斷進取、充滿活力”[1]。當然,市場調節的盲目性決定了它必須在一定的政府宏觀計劃干預下才能健康的發揮作用。

  (五)高校自主辦學,民主管理學校

  在市場經濟下,實行高校自主辦學,就是使高校擁有辦學決定權,并對自己的行為后果負責。在專業設置上,要以高等教育是培養“全知”人才為前提,順應市場需求;在行政管理結構上,實行院校領導任期制,委托任命與選舉制,要求領導干部在行政管理和教育教學中各行其責;在民主管理學校方面,要協調“處理好黨的領導、行政領導和學術領導三者之間的關系”[1],明確各自職責。同時廣大教職工、學生與校外人士也應共同參與學校管理,使學校管理更加透明,更能為師生和社會需要服務。

  五、結束語

  當下,高等教育已不可避免與市場經濟發生關系。而高等教育在市場環境中的某些“妥協”行為,是以不改變其本質為前提的主動行為。在謀求市場利益的同時,高校要意識到,高等教育與市場經濟兩者間始終存在不可逾越的質的界限。因此,只有在現代大學制度的規范下,高等教育在市場經濟中才能認清自身與市場經濟間存有不可逾越的質的界限,始終保持學術自由與學術自治的特色。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jy/gd/142384.html

上一篇:關于護理專科生狀況研究

下一篇:淺析高等教育中高等職業教育的定位

相關標簽: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