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如何定位與改革的研究

發布時間:2015-12-09 15:00

  一、對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目標定位的反思

  法學教育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衡量社會文明程度和法治建設進程的重要標尺,肩負著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和依法治國方略的雙重歷史使命。隨著教育體制的改革,我國法學教育辦學體制開始從單一化向多元化轉變,法學專業的數量猛增,專業層次加大,形成了法學本科、碩士、博士培養體系,招生規模不斷擴大。然而,我國法學教育卻面臨著很多的問題,突出表現為畢業人數激增,畢業生就業困難與法學專業人才稀缺,難以滿足實務部門需求上的矛盾,這為我國法學教育敲響了警鐘。相比較國家一流的法律院校而言,地方院校,尤其是一些地處偏遠、經濟不發達地區的地方高校的法學本科教育面臨著更為嚴峻的挑戰,如何生存下來、發展下去是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面臨的突出問題。

  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在教育目標上如何找準定位。目前,法學界對于法學教育的目標主要有三種定位,分別是:“第一,精英說。即把我國法學教育的目標定位于培養法學精英人才;第二,職業需要說。即我國的法學教育旨在培養能夠適應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發展要求的職業法律人;第三,通識說。有學者指出,具有高尚的職業道德是培養法律人才的首要價值標準。”[1]反思我國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目標定位上是混沌不清晰的,甚至是矛盾的。比如有的地方院校借口照顧以后立志從事法學理論研究學生,而在教學環節上忽略實踐教學,做出了許多與法律職業化相去甚遠的教學安排;有的地方院校在教育目標上既要造就大批高級理論人才,又要輸送大批實務性人才,使得有限的教學資源和宏大的教育目標無法配套。

  目標是教育的基礎性問題,直接決定著教育的模式、內容和方法。民國時期著名的法律教育家孫曉樓認為:“教育的目的,是為國家培養人才;法律教育的目的,是為國家培養法律人才。”[2]也就是說,教育的目的應該致力于國家需求、社會需求的實現。“社會需求是特指社會對人才的專業方向、數量、素質等的要求”,[3]它是法學教育持續發展的源動力,能夠揭示法學教育的真諦,能夠決定法學教育的走向。地方院校,尤其是一些地處不發達地區的地方院校在師資、教學設施等軟硬件上都無法與國內一流的法律院校相比,所以,在教育目標的定位上更應該結合自身實際情況,揚長避短,發揮特色。地方高校法學教育的定位需要考慮三個因素:所處的時代特征和社會經濟發展趨勢;高等法學教育肩負的適應并促進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歷史責任;對自身辦學條件和實力的客觀估計。[4]因此,強調法學教育的職業化特點,為地方法律實務部門培養高素質的職業化法律人才,促進地方經濟、文化、法制建設是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的重要目標,也是地方院校生存和發展的源動力。

  二、定位后的地方院校法學本科教育改革

  (一)完善法學教育內容和教學方法,突出司法考試和地域特色

  以為地方司法實務部門輸送高素質法律人才為目標,在教學內容和方法上應當首先進行改革。在課程設置,應當平衡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的關系,以培養學生的職業技能為目標,適當增加實踐教學環節的比重。在教學內容上,一方面,應當考慮到司法考試對于法學本科畢業生的重要性,在內容上適度與司法考試試題相結合,尤其是民商法、刑法、行政法以及相對應的程序法課程等,司法考試所占比重比較大的課程的教師更應該對司法考試內容有所掌握和強調,從而改變法學本科教學內容和司法考試相脫節的問題;另一方面,一些地方院校應當根據自己所處地方的地域特色開設一些有特色的邊緣性課程,比如地處民族地區的院校可以增開民族法課程,師范類的地方院校可以增開教育法課程,以此增加辦學特色。在教學方法和手段上要豐富、多元化,比如采取案例教學法、診所式教學法等,增加學生的參與度,調動學生的積極性,注重培養學生發現和觀察問題,理解和做出判斷,進行法律調研,進行邏輯思考,進行價值權衡,從而得出結論,解決問題的能力;注重培養學生的高水平的語言表達能力。

  (二)優化師資配置,提高教師教育教學水平

  教師是法學教育的直接實施者,教師的專業素質和職業水平直接關系到法學教育的成敗。有些地方院校由于地理位置不優越,師資待遇不高,發展空間有限,很難引進優秀的高水平的法學教師,也沒有充分的機會供現有教師進行再培訓、再提高,直接制約了法學教育目標的實現。地方院校法學專業,應集中力量在優化師資配備上下功夫,具體說來,在教師的招聘上首先要避免“近親繁殖”,多引進外來人才,形成開放的積極的學術交流環境;設計出科學、有效的教師考核機制,對教師的專業水平、職業技能定期進行考核,從而督促教師不斷提高,不斷完善;要鼓勵法學教師在不影響教學的情況下,兼職于司法實務部門,真正做到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對青年法學教師要著重加強培養,要多提供機會讓他們走出去,參加一些學術交流會議,參加法律技能的培訓。[5]

  (三)建立地方院校與法律實務部門合作模式

  法學教育的發展是實現法律職業的基本前提,而法律職業的完善又會豐富法學教育的內容和方式,構成法學教育不斷完善和發展的動力。地方院校在軟硬件設施上都非常有限,實現與地方法律實務部門實務性人才的培養合作是一個全新的嘗試。

  一是在學生的實踐能力培養上要實現全面合作。以與法院的合作為例,法院可以選擇一些有代表性的典型案例,在高校進行審判,使審判走進高校。在審判活動結束后,還可以請辦理案件的法官為學生講述辦案的過程,回答學生有關案件辦理方面的疑問,讓學生體會理論對實踐的指導以及理論與實踐的差異。高校還應該聘請一些有經驗、高素質的法官走進學校,成為學生的實踐指導老師,定期為學生答疑,參與學生的理論討論,輔導學生的模擬審判活動等等。學校應當定期組織學生去法院旁聽,讓學生接觸大量的形形色色的案件,了解真實的審判程序,了解實際,了解社會。學校還應該在法院等實務部門設立固定的學生專業實習點,改革現有的專業實習模式,讓學生實習不再流于形式。

  二是在雙方人才的交流上實現合作。以法院為例,一方面,法院等司法實務部門的執業人員面臨著充實理論知識、提高理論水平的壓力,高校應當發揮自身的優勢,定期選派教學經驗豐富,理論水平高的老師去法院講課,為法官們在辦案中遇到的理論上有爭議的問題進行答疑,為法院工作人員講解新出臺的法律法規,更新他們的理論知識。教師還可以與法院工作人員組成團隊,優勢互補,申請、完成科研項目,實現理論與實際的真正有效結合,打破過去雙方合作少、交流少的局面。另一方面,鑒于相當一部分的法學教師都是在畢業后直接登上講臺,缺少或沒有從事法律實務工作的機會和經驗,缺少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在教學和科研上難以避免紙上談兵,高校與法院部門的人員可以定期的進行交流座談,高校教師可以分批在法院各部門進行掛職鍛煉,從根本上改變教師實踐教學能力低,科研脫離實際,難以出有價值的學術成果的問題,最終實現科研促進教學,培養出理論功底深、實踐能力強的法學人才。

  當然,合作模式的有效建立存在很多的制約因素,最關鍵的就是經費如何解決,這需要高校、法律事務部門和地方政府都能夠站在全局、長遠的角度上看問題,積極互動、協調,求同存異,為實現“多贏”局面做出努力。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jy/gd/142381.html

上一篇:關于河南民辦會計學本科教育發展的必要性

下一篇:關于專科以上畢業生就業訓導班研究

彩巴巴彩票官网 足球比分直播球探 皇冠时时彩计划软件 分分彩怎么样打最好 西班牙vs澳大利亚 二八杠单机游戏下载 竞彩网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黑龙江时时开奖视频lm0 北京pk10赛车稳赚技巧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开奖 吉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快乐时时是哪里的 北京pk10直播网站 极速赛车pk10 幸运pk10官网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