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演化經濟學范式與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取向

發布時間:2015-12-02 17:12

  長期以來, 由于缺乏對西方經濟學界各個流派最新發展的全面了解, 致使新古典經濟學在中國的主流化趨勢日益加強, 而與此同時,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卻日益邊緣化。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如何借鑒西方經濟學并實 現自身創新的問題再一次嚴肅地擺在中國學者面前。

  西方經濟學界的多元論思潮和演化經濟學的興 起為我們重新認識傳統的東西方兩大主流經濟學提 供新的視角 , 從中我們既看到西方主流經濟學的危 機, 也看到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創新空間。我們發現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演化經濟學存在極強的綜合潛 質。為此, 本文分三部分: 首先介紹西方經濟學界方法 論反思的最新動態, 闡述多元論思潮帶給我們的理論。

  啟示; 然后把馬克思經濟學置于兩大范式的發展演變中加以考察; 最后說明演化經濟學有可能為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創新性研究提供思想靈感。

  一、西方經濟學界多元論與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研究方法的再思考

  西方經濟思想史表明,從重商主義時代到上個世紀30年代,經濟思想一直處于不同范式下的“百家爭鳴”局面,理論創新不斷涌現[1]。“冷戰”時代的東西方對峙和意識形態斗爭不僅加劇了東西方經濟學發展的兩極化和意識形態化,而且使西方經濟學主流與非主流的界限涇渭分明。西方經濟學界逐漸喪失了多元主義精神,經濟學教育和研究不斷陷入主流經濟學帝國主義的路徑依賴之中。隨著“冷戰”的結束,東西方主流經濟學各自一度被掩蓋的理論缺陷都表現出來了。西方主流經濟學陷入了持久的方法論危機,而傳統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也亟待創新。

  1.經濟學多元主義思潮的興起與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相比,今天的西方經濟學發展正處于更大的變革壓力之中。2000年6月,法國幾所大學經濟學系(院)的大學生和研究生在因特網上發表了一封矛頭直接指向脫離現實的和數學形式化的新古典經濟學的請愿書,由此掀起了“經濟學改革國際運動”[2]。這是一場西方經濟學界的思想解放運動,它反映出青年學者對新思維的渴望、對人類未來的關注和不可或缺的歷史責任感,把20世紀80年代以來西方經濟學方法論反思推向高潮。事上,1992年就有一批著名的經濟學家在《美國經濟評論》上呼吁經濟學應有一種“新的多元主義精神,從而在不同的方法之間能夠進行批判的和寬容的對話和交流”。1993年,演化經濟學協會、新制度經濟學國際協會、異端經濟學協會和社會經濟學協會等30多個經濟學團體建立了經濟學多元論國際聯合會(ICAPE)。
  2.經濟理論創新亟需演化經濟學范式無論是西方經濟學還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都必須面對21世紀人類亟需解決的三個基本“和諧”問題:社會和諧問題、人與自然環境的和諧問題和國家間的和諧問題。以綠色GDP實現物質財富的不斷涌流,消除貧困和兩極分化,追求人的全面發展是當今世界各國刻不容緩的現實問題。然而,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新古典經濟學顯得蒼白無力。同時,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者也必須看到,西方主流經濟學和傳統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有著相同的理論淵源[3]。西方主流經濟學的生產理論不過是李嘉圖靜態谷物理論的形式化,而傳統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同樣來源于李嘉圖。對于李嘉圖的理論大廈,熊彼特的評論是“,這是一個優秀的理論,永遠無法辯駁,但除了沒有意義外,它什么也不缺”,并把李嘉圖的高度抽象的演繹方法稱為“李嘉圖惡習”。東西方主流經濟學相互攻訐,但誰也沒有很好地處理諸如經濟活動的多樣性、新知識的創造、報酬遞增和企業家精神等問題。西方主流經濟學回避或根本無法解決這些問題,傳統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在一定程度上也忽視了這些問題。“李嘉圖惡習”在兩大理論體系中都得到充分體現。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創新之路應該是演化經濟學和馬克思經濟學的某種科學整合。在國內學術界,一些學者試圖探討馬克思經濟學的均衡思想或用數學形式化推動馬克思經濟學研究,這種取向只會把已經僵化的傳統模式又引向主流新古典經濟學的荒漠之中。

  二、兩大范式的形成及其現代流派的演進

  庫恩的“范式”理論認為,“科學是世界觀的改變”,觀察事物的全新方式可以把作為建立物理學規律基礎的整個理論全部推翻。中外一些經濟思想史學家和演化經濟學家運用范式理論重新梳理西方經濟思想史,發現始終存在“經濟物理學”與“經濟生物學”兩個完全不同的經濟本體論隱喻,可以把它們追溯到重商主義經濟學的誕生,甚至更早些。這兩個本體論隱喻經過不斷的規范而逐漸演變為今天的均衡分析與演化分析兩大范式,成為理解主流與非主流經濟學之間基本分歧的重要起點。

  1.兩大范式的本體論隱喻

  在方法論上,經典物理學是新古典經濟學之父。受經典物理學方法的啟發,19世紀初,一些經濟學家提出了“經濟物理學”的研究典范,試圖把經濟學建成類似于經典物理學一樣精密的科學體系。這一取向可以追溯到薩伊對“敘述科學”和“實驗科學”的劃分。他認為政治經濟學和物理學、天文學一樣同屬于實驗科學[4]。邊際主義革命被深深地打上了19世紀經典物理學的烙印,經濟物理學隱喻直接構成“邊際主義革命”的本體論基礎。杰文斯明確指出,經濟理論表現形式類似于物理學中的靜態機制,而交易法則類似于力學原理中的均衡法則。價值與財富的性質可以通過考察點滴的快樂與痛苦來加以說明,正如物理學中的靜態理論是基于對點滴能量平衡的考察所得出的一樣。瓦爾拉斯也指出,“經濟學的純理論在每一方面都是類似于物理數學科學的一種科學。”[5]力學范式或機械類比是新古典經濟學的本體論特征。經濟物理學隱喻使經濟學自然而然地接納了實證主義,并使之成為現代居支配地位的經濟學方法論。

  然而物理學本身也在20世紀取得了革命性成就,譬如量子力學、相對論和耗散結構理論等理論的提出。但正如杰奧爾杰斯庫—羅金所說的“,正當杰文斯和瓦爾拉斯開始為現代經濟學奠基時,物理學一場驚人的革命掃蕩了自然科學和哲學中的機械論教條。奇怪的是,‘效用和自私自利的力學’的建筑師,甚至是晚近的模型設計師,看來都沒有及時地覺察到這種18沒落。”[6]20世紀的物理學革命與達爾文革命具有內在的一致性,即它們都包括了有機的和歷史的思想,例如普利高津對“時間之箭”、進化和不可逆現象的研究。由于達爾文首先在生物學中引入了這些革命性的思想,因此今天一些經濟學家使用達爾文主義(或演化經濟學)總稱一種新的世界觀的出現。經濟生物學也因此成為與經濟物理學對立的本體論隱喻。

  2.兩大范式的基本綱領及其現代流派

  基于兩種不同的本體論隱喻,今天逐漸形成了均衡和演化兩大經濟學范式。均衡范式是一種在給定資源、稟賦、技術、偏好和制度約束條件下的并只受最大化唯一動機驅使的交易經濟學體系。其核心思想和研究方法是:把研究對象(個人、家庭、企業或產業等)簡化為理性主義“經濟人”,假定技術、制度、偏好和資源稟賦不變,在均衡分析框架下研究理性的經濟人如何按照最大化原則,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其研究焦點是在給定的約束下如何通過市場機制實現最優化。這種經濟學范式采用了把偶然因素排除在外的決定論哲學觀,在邏輯推演中不考慮歷史不可逆性、路徑依賴性和文化制度差異性等因素,不考慮多樣性、新奇、質變、報酬遞增和系統效應,堅持認為存在著適用于一切時間和地點的規律,并以推崇演繹主義、數學形式化建模和預測為其方法特征。在當代經濟學流派中,所謂的西方主流經濟學代表著這種研究范式。

  杰索普(B.Jessop)等調節學派經濟學家運用上述框架成功地解釋了歐美資本主義從福特制向后福特制的轉變及其產生的深刻的社會經濟后果。它認為,20世紀70年代的資本主義經濟滯脹實際上是福特制發展模式的危機,20世紀80年代構成從福特制向后福特制的過渡時期[12]。調節學派把馬克思的制度分析納入到當代宏觀經濟學的框架之中,內生地解釋經濟增長和經濟危機的過程以及試圖運用系統論方法研究社會經濟的協調發展問題,這些對于我們建設和諧社會,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參考文獻:

  [1]埃里克·S.賴納特, 賈根良主編.窮國的國富論 : 演化發展經濟學論文選( 上卷) [M].賈根良等譯.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2~23.

  [2]賈根良.中國經濟學發展的西方主流化遭遇重大質疑[J].南開經濟研究.2003,( 2) .

  [3]賈根良.中國經濟學革命論[J].社會科學戰線, 2006,( 1) .

  [4]薩伊.政治經濟學概論[M].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63.18.

  [5]轉引自謝拉·C·道.經濟學方法論[M].上海.上海財經 大學出版社, 2005.80.

  [6]N.Georgescu- Roegen. The Entropy Law and the Eco-nomic Process[M],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1,2- 3.

  [7]賈根良.演化經濟學: 經濟學革命的策源地[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2004.8- 13.

  [8]G.M.霍奇遜.現代制度主義經濟學宣言[M].向以斌, 等譯.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3.167.

  [9]G.M.Hodgson.Economics and Evolution [M], PolityPress, 1993.76.

  [10] 參 見 R.Bhaskar. A Realist Theory of Science [M]. Leeds: Leeds Books, 1975. T. Lawson. Reorienting Economics [M].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3.

  [1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 3 卷[M].北京 : 人民出版社 ,1972.545.

  [12] B.Jessop, "Twenty Years of the Regulation Approach: the Paradox of success and Failure at Home and Abroad", in B.Jessop (ed.), Regulation Theory and the Crisis of Capitalism, Edward Elgar, 5 volumes, 2001.

  責任編輯: 宋 奇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jj/jj/142190.html

上一篇:美國勞動經濟學研究動向

下一篇:在我國開展藥物經濟學研究的必要性以及存在問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