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熱門搜索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評析

發布時間:2019-03-19 10:31

  摘要:最高人民法院第14號指導性案例董某某、宋某某搶劫案中對未成年犯適用了禁止令。禁止令作為刑法修正案(八)規定的一項新制度,規定了法院對于對判處管制或者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可以施行禁止令。為確保刑法修正案(八)中禁止令制度得到正確適用和執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于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適用禁止令有關問題的規定中(試行)》。禁止令制度對特殊預防起到了很大的推進作用,但也有有待完善之處。


  關鍵詞:搶劫;禁止令;刑法修正案(八);預防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董某某、宋某某(時年17歲)迷戀網絡游戲,平時經常結伴到網吧上網,時常徹夜不歸。2010年7月27日11時許,因在網吧上網的網費用完,二人伙同王某到河南省平頂山市紅旗街社區健身器材處,持刀對被害人張某某和王某某實施搶劫,搶走張某某5元現金及手機一部。后將所搶的手機賣掉,所得贓款用于上網。


  二、對本案的評析


  本案作為典型的搶劫案,案情較為簡單,所搶劫的數額較小。法院認定董某某、宋某某犯搶劫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1000元。同時禁止董某某和宋某某在36個月內進入網吧、游戲機房等場所。法院的定罪、量刑是合理的。


  三、本案的關注點


  本案關注點在于:對董某某、宋某某適用了“禁止令”。2011年5月1日開始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明確規定了對“禁止令”的適用。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七十二條規定了法院對于對判處管制或者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可以同時禁止其在執行期間或者緩刑考驗期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在本案中,未成年人董某某、宋某某由于上網誘發犯罪,可以禁止其在一定期限內進入網吧等特定場所。


  四、關于禁止令


  刑法中增加了禁止令的措施,對于完善管制、緩刑等非監禁刑具有重要意義,對于社區矯正的更好地實施具有促進作用。對于判處管制和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不僅要履行刑法第三十九條和第七十五條中規定的義務,還要履行判決中禁止令的內容。禁止令不是一種新的刑罰,不是附加刑,而是刑罰執行的一種新制度。我國的刑法種類已經在總則中有明確規定,規定的附加刑中不包括禁止令。禁止令作為判決書內容的一部分,具有強制性。對不執行禁止令或者違反禁止令的,要受到相應的懲罰。禁止令的設立有利于維護社會穩定,保護被害人、證人的人身安全。也有利于適用管制、緩刑的犯罪分子改過自新,防止其再次犯罪,對預防犯罪具有重要作用。對犯罪分子的行為、場所、接觸的人具有監督和保護作用。禁止令的設立,應具有必要性、針對性、可行性幾個性質。必要性,是法院在做出禁止令時,要考慮到具體案件是否有做出禁止令的必要。對于沒有再犯可能性的,則沒有必要對其宣告禁止令。針對性,是法院應結合案件事實,針對犯罪分子采取的不同的禁止措施,如:禁止進入網吧,禁止進入娛樂場所、ktv、酒吧等。可行性,是法院應考慮到禁止令的內容切實可行,從而才能達到禁止令設立的意圖。如因沉溺上網由于缺網費而引發的搶劫案件,可以禁止其進入網吧,但不能禁止其進入所有公共場所。本案中,未成年人董某某、宋某某由于缺少上網費誘發搶劫,且二人經常結伴到網吧上網、徹夜不歸,法院禁止其在36個月內進入網吧、游戲機房等場所,有效地防止了其再犯的可能性。上網成癮和缺網費是其實施搶劫的主要原因。法院如果只判緩刑而不對二人的出入場所不加以限制,二人極有可能再次因缺少網費而搶劫,或者實施盜竊等其他犯罪行為。再犯可能性是運用禁止令要考慮的重要問題。禁止其在36個月內進入網吧、游戲機房等場所,將其與引發犯罪的場所相隔離,有利于家長和社區矯正機構在緩刑期間對其進行有效管教。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其自控能力較差。適用禁止令從源頭上阻止了其上網吧的可能性,對其戒除網癮、改過自新也有很大幫助。對于未成年犯,禁止令不止是一種約束,也為其提供了保護。“禁止令”的適用主要有三個方面:①禁止從事特定活動。特定的活動應當是對可能引發與前次犯罪相同或者類似的再次犯罪的活動,并且不能因為禁止從事特定活動而影響到其生存。②禁止進入特定區域、場所。特定區域、場所應是普通人可以進入的合法場所,而不是賭場等法律已經規定的非法場所。另外,對于法律已經明確禁止的內容,不能再通過禁止令的形式予以禁止。如:法律規定,任何人不得吸食毒品,則禁止令不能做出“禁止吸食毒品”的禁止令。③禁止接觸特定的人。特定的人可以是某個人、某幾個人或者某一類人。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和具體情節判處禁止其中的一項或者幾項。禁止令由法院做出,由司法行政機關執行。公安機關在移送審查起訴時,可以根據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情況,就應否宣告禁止令及宣告何種禁止令,向人民檢察院提出意見。檢察院在提起公訴時,也可以對可能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被告人提出禁止令的建議。檢察機關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對禁止令的執行具有監督權。為確保刑法修正案(八)中禁止令制度得到正確適用和執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于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適用禁止令有關問題的規定中(試行)》。這些在《關于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適用禁止令有關問題的規定中(試行)》中,都做了明確的規定。禁止令的期限,既可以與管制、緩刑考驗的期限相同,也可以短于管制執行、緩刑考驗的期限,但判處管制的,禁止令的期限不得少于三個月,宣告緩刑的,禁止令的期限不得少于兩個月。判處管制的犯罪分子違反禁止令,或者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違反禁止令尚不屬于情節嚴重的,將進行治安處罰。情節嚴重的,如三次以上違反禁止令的,應撤銷緩刑,執行原判刑罰。犯罪人在管制執行期間違反禁止令實施新的犯罪行為,應當撤銷緩刑,對新的犯罪或者新發現的罪作出判決,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執行的刑罰。


  五、存在的問題


  (1)能否就不服禁止令的內容而提出上訴?個人認為:禁止令既然作為法院判決的一部分,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六條:“被告人、自訴人和他們的法定代理人,不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第一審的判決、裁定,有權用書狀或者口頭向上一級人民法院上訴。”罪犯可以就不服禁止令的內容而提出上訴。


  (2)對假釋的犯罪分子能否適用禁止令?我國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第七十二條第二款規定了法院對于對判處管制或者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可以同時禁止其在執行期間或者緩刑考驗期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而沒有規定對假釋的犯罪分子可以適用禁止令。個人認為:禁止令也可適用于被假釋的犯罪分子。原因在于:管制、緩刑、假釋都為非監禁刑,而被假釋的犯罪分子在通常情況下罪責要重于被判管制和緩刑的犯罪分子,且對被假釋的犯罪分子實行禁止令也具有可操作性。所以,為減少犯罪分子再犯可能性,禁止令也可適用于被假釋的犯罪分子,加強對其監管。


  (3)對禁止令的期限能否變更?個人認為:在禁止令執行期間,表現良好,再犯危險性減弱的犯罪分子,法院可以減短其禁止令的執行期間。


  六、結語


  禁止令制度是針對特定的人而禁止其接觸特定的人,進入特定場所、區域,從事特定活動。體現出了我國寬嚴相濟的形勢政策,進一步充分發揮了非監禁刑罰在避免交叉感染、節約司法資源等方面的積極、重要、獨特的功能。對特殊預防的作用發揮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針對不同的犯罪分子采取針對其的禁止措施,對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具有較強的針對性。禁止令制度在我國施行才短短不到五年時間,任何事物的發展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步完善、發展壯大。司法矯正制度也作為一項新的制度,隨著實踐的進一步推進而不斷完善壯大。隨著社區矯正制度的不斷完善,禁止令將會發揮出其應有的價值。對禁止令制度的研究也有待進一步深入。


  參考文獻: 

  [1]李懷勝.禁止令的法律性質及其改革方向.《刑法理論》,2011,9-14 

  [2]葉良芳.禁止令的法律性質及其改革方向,2012 

  [3]李兵.董某某、宋某某搶劫案的理解與參照.人民司法,2013.15 

  [4]閆新燕.禁止令對未成年犯的適用的思考.法制研究,2014.3 

  [5]段鴻儒.刑法中的禁止令研究,2012.6 

  作者簡介:甘景學,男,甘肅省武威市民勤縣人,甘肅政法學院法學院研究生,主攻中國刑法學方向。本文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雜志

千里馬論文網:http://www.qfkih.com.cn/fx/sf/226194.html

上一篇:國防專利制度賦予國防專利的價值探析

下一篇:世界博覽會中特殊標志的法律保護

相關標簽:
彩巴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