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違反控制的法律行為之效力探討

發布時間:2015-12-03 17:59

  無論是我國的司法實踐還是法學理論,違反控制的法律行為大都被認定為無效,該行為在私法上也是沒有效力的。當然,國家對私法行為進行引導、調整是社會經濟管理職能之所在,但若超出一定限度、范圍,對私法領域而言是不適當的。法律行為的本質是私法自治。國家如果過度干預私法活動,一旦私法的基本價值得不到保障,人民大眾的自由意志持久受到禁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將變成一灘死水,社會無從發展。本文在堅持私法自治的原則下,以乘坐黑車引發的相關法律問題為例對違反控制的法律行為之效力進行探討。

  一、違反控制的法律行為效力之立法例與學說探析(一)羅馬法違反控制的法律行為效力確定問題最早可追溯到羅馬法。在羅馬法上,對違反控制的法律行為并非一律認定無效,而是對法律本身進行劃分,再依據不同性質的法律對違反行為的效力予以界定。羅馬法上依據法律規范的不同性質劃分為以下幾類:第一類是“最完全的法律(1egesplusquamperfectae)”。其不僅認為違背法律的行為無效,還對該行為人加以刑事懲罰。第二類是“完全的法律(1egesperfectae)”。其雖然對某些違法行為認定為無效,但對該行為人不加以處罰。第三類是“次完全的法律(1egasminusquamperfectae)”。其即使規定某種違法行為可以生效,仍然要對行為人加以刑事處罰。第四類是“不完全的法律(1egesimperfectae)”。其對違法行為既不規定為無效,也不對行為人做出刑事處罰。

  與今天我國司法實踐中常依據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最高人 民法院關于審理XXX 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做出具體裁判的行為相一致,在羅馬法時代就開啟了對于具體行為的法律 評價需要結合“解釋”的傳統。后世歐美各國私法多以羅馬法為母,雖然法律規定各不相同,但立法思路與理念仍繼于羅馬法,在判定法律行為效力時皆視法律目的而定,非一律因違反而無效。

  (二)德國法

  在德國民法上所謂強制性規定包括對私法上權利形成與界限規定的規范與強制或禁止一定行為的規范兩部分。德國學者認為,私法上權利形成與界限的規定是民法內部的強制性規范,屬于私法自治的范疇,比如對物權種類的強制性規定,對合同生效要件的強制性規定等。法律行為對于這些規定根本沒有違反與否的問題,只有是否具備足夠要件而形成權利或是否逾越處分范圍的問題。法律行為一旦超過該界限,其并非無效,而是根本就不發生效力。同時,就法律目的而言,法律更多的是對這類法規定的合同無效或不成立,則該法律法規為效力性規定。第二,法律法規雖沒明確規定該違反控制行為的合同無效或不成立,但合同如果繼續有效將會損害到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的,也屬于效力規定。第三,法律法規雖沒有明確規定違反控制行為的合同無效,合同繼續有效無損國家、社會利益,僅僅只會損害到合同當事人的利益的,該規定成為取締規定,而非效力性規定。相比過去,我國一定程度的實現了合同自由,從我國立法趨勢看,對“強制性規定”的嚴格界定、區分和限制,也將成為有效保護合同效力、維護當事人意思自治、促進交易和經濟的發展的強心針。但目前我國對效力性規定的具體認定和區分還沒有明確的規定,造成司法實踐與理論的混亂。

  三、以乘坐黑車為例

  “黑車”是指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工商營業執照和稅務登記證而非法從事道路客貨經營性運輸或違反經營種類、項目、營運路線的車輛。然而,市場交易從來就是有買就有賣,供應和需求是密切相關的。早在十年前,“黑車市場”就已蓬勃發展,北京市在冊出租車為6.6萬輛,而“黑出租車”已達7.2萬輛,遠遠超過“合法出租車”的數量。

  故現實問題是,國家打擊和限制黑車經營而黑車需求卻居高不下。那么,在明知違法的情況下,乘客與黑車司機訂立的運輸合同效力如何?即乘坐黑車或者黑車載客這一違反強制性法律規定的效力怎樣?筆者從現實出發,分以下情形討論:1.如果到達終點被行政執法人員發現,行政處罰后乘客能主張運輸合同違反強制性法律規定而無效,進而要求黑車司機返還乘車費用嗎?該要求應該得到支持嗎?2.如果順利到達終點沒有被執法人員發現,乘客以告發為由拒付車費,黑車司機能受違約責任的保護要求乘客支付費用嗎?3.若中途被執法人員查獲,行政罰款后,司機是繼續將乘客送到目的地還是要求乘客下車拒不再載?若繼續送客,是否意味著行政機關只要罰款就能無視違法行為的持續存在?若黑車司機拒載,那乘客能否要求黑車司機賠償違約損失?若執法人員強行要求乘客下車,是否是以行政權力干涉公民出行自由?

  一般而言,無效的行為亦是法律行為的一種,只是產生當事人所不希望發生的法律后果。是故,就當事人達成合意乘坐黑車這一合同行為,乘客只想黑車司機將其安全送到目的地,司機只想收取運輸費用,而因為執法機關的參與,黑車司機不得不額外承擔行政處罰費用,而接受行政處罰并不是黑車司機決定運送乘客所發生的法律后果。同時,由于行政機關對黑車司機的罰款的行為早已不是平等主體之間的交易了,根本不能用民法上法律行為的效力來判斷,司機只是為自己的行政違法行為承擔責任而已。

  綜上,以上情景討論答案如下:1.乘客無理由以黑車司機受行政處罰而主張合同無效拒付車費;2.同理,如果黑車司機因行政處罰而拒絕將乘客送至目的地,乘客同樣可以違反旅客運輸合同要求黑車司機予以賠償;3.若乘客惡意威脅以告發為由拒付車費,可能觸犯敲詐勒索罪,司機可尋求刑法方面保護;即使行政處罰后司機繼續將乘客送往目的地,那也只是履行運輸合同的合法的私法行為。行政管理法上的違法已在處罰時做過評價,不再將司機履行合同的行為作行政管理上的違法評價符合“一事不再罰”原則。且黑車司機為政府管理承擔的責任不能擴大到普通民事交易,以至于一律否定其與私主體的民事交易。這不僅是對政府權力的限制,更是對私法自治原則的堅守。即違法是行政法上的事,依真實意思表示而成的私法上的合同依然有效且應該得到保護;4.執法人員無權強制要求乘客停止乘坐黑車,否則構成對乘客出行自由的侵害。

  四、結語

  總之,平等主體之間就出行達成的協議是任何人不得強加干涉的,公民有權決定自己的自由方式。肯定黑車旅客運輸合同的效力,并非賦予黑車法律上運營的支持更非對黑車無原則的同情泛濫。顯然,黑車大規模存在會對社會管理秩序形成一定沖擊,看到了私法自治的濫用所導致的困境和不正義。只是隨著我國人口日益膨脹,社會經濟飛速發展,城鄉結構急劇轉型,城鄉接合部,車站人口密集處公共交通工具的困乏等都給普通人民的出行帶來了巨大的麻煩。在未觸犯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前提下,任何法律行為都有被保護得以實施并捍衛的權利。黑車既然是因政府管制而誕生,也可以因政府的關照而消失(取消或放寬行政許可轉變為合法的營運)。

  朱鳳婷

  參考文獻

  [1]周煒.違反強制性規定的法律行為效力研究.西南政法大學.2007.

  [2]高琦云.論我國違反強制性規定合同的效力.黑龍江大學.2011.

  [3]宋錚.出租車行業黑車“盛行”背后的問題.交通運輸.2013(12).

  [4]遲穎.法律行為之精髓——私法自治.河北法學.2011(1).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fx/mf/142206.html

上一篇:網絡服務提供者侵權責任重構

下一篇:我國法制節目的創新與突破

相關標簽:
彩巴巴彩票官网 mg摆脱豪华版讲解 输有限赢无限的投注法 重庆时时破解的方法 双色球预测开奖下载 黑彩挣钱的三种方法 psv必玩神作 pk10全天免费计划网页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哪个准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pk10走势图分析软件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时时彩组三稳赚方法技巧 可以提现的棋牌官方 福建时时玩法介绍 福彩3d组六复式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