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巴巴彩票官网|91彩客彩票官网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淺析中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構建

發布時間:2016-05-24 15:51

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由于長期缺乏科學方法論訓練以及過于偏好哲學思維方式,以致我國刑事證據

體系仍然處于比較混亂的狀態之中。

 

有鑒于此,理論界亟待重構刑事證據法學的理論體系。而科學構建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應該在回歸刑事證據法本質的基礎上,打造純粹的刑事證據法學

 

  一、中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之演變

 

(1)傳統刑事證據法學的萌芽。在1979年以前,理論界對于刑事證據法學的研究主要是以論文為主,直接以刑事證據法學為研究對象的專著教材并沒有出現。

 

但是,20世紀50年代中國學者翻譯了兩本蘇聯證據法學著作,其中《蘇維埃法律上的訴訟證據理論》,不僅在蘇聯法學界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在我國訴訟法學界廣為流傳,并對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研究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2)傳統刑事證據法學的形成。在19797月之后,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研究因為刑事訴訟法典的頒布而迎來了第一春。老一輩的訴訟法學者不再立足于學習蘇聯的刑事證據法學理論和刑事證據制度,開始思考如何構建我國的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問題,并出版了不少專著和教材。其中以巫宇甦教授主編的《證據學》和陳一云教授主編的《證據學》最具代表性。

 

(3)傳統刑事證據法學的轉型。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許多中青年訴訟法學者不再滿足于老一輩訴訟法學家的教導,開始在引進和借鑒西方國家刑事證據法學理論與刑事證據制度的基礎上,運用程序正義理論、價值論等對傳統的刑事證據法學進行了深刻反思。同傳統刑事證據法學相比,我國目前的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已經發生下列顯著變化:

 

認識論不再是刑事證據制度的唯一理論基礎;

 

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的主體結構被大幅度調整;

 

對于西方刑事證據法學理論和刑事證據制度的態度開始由盲目批判轉到逐漸接受,甚至盲目崇拜;

 

弱化哲學研究,深化比較法研究,強化實證研究和交叉學科研究;

 

增加對刑事證據制度的基本原則和刑事證據規則的研究。

 

  二、中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之反思

 

(1)認識論的誤用。刑事證據法學是整個刑事證據法學研究的基石,如何理解這個問題將直接關系到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和具體刑事證據制度的科學建構。在傳統刑事證據法學中,認識論基本上被視為刑事證據制度的唯一理論基礎。

 

但是,隨著程序正義理論、價值論等理論在訴訟法學界的興起,許多中青年學者開始對認識論進行了深刻反思。如有的學者認為,將認識論作為刑事證據制度的理論基礎,不僅難以自圓其說,而且容易導致程序工具主義,不利于建立較為完整的證據規則體系。[1]

 

(2)對刑事證據法學的模糊定位。現在學界糾纏于證據學與證據法學之間,或者游離于法學與自然科學之間。

中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構建 

一些如何保障發現案件事實真相的科學知識尤其是自然科學的知識,如偵查學、邏輯學、概率論、統計學、法醫學等也成為學者們的研究對象。

 

顯而易見,在大部分學者將證據學與證據法學不加區分進行研究的情況下,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的混亂結果也就不難理解了。或許正因如此,有學者開始質問我國的證據法學是否還是一門法學[2]

 

(3)刑事證據法學研究方法的局限。首先,刑事證據立法匱乏的現狀導致注釋法學方法迷失了研究方向。不論是1979年刑事訴訟法還是經過修改之后的1996年刑事訴訟法和2012年刑事訴訟法,有關刑事證據的內容都比較欠缺。其次,以推動刑事證據立法、刑事司法改革為目標進行對策法學研究,不利于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知識的增長。

 

在很多研究者看來,一篇只提出問題而沒有解決問題方案的論文,經常被認為是未完成的論文;一部只分析問題而沒有提出立法對策的著作,也可能被認為沒有太多創見。最后,以拿來主義的心態進行比較法研究,不利于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

 

正像有的學者在回顧我國刑事訴訟法學研究現狀時所指出的那樣:在刑事證據法學領域,有關證據問題的研究幾乎完全陷入到對西方證據理論的引進、介紹和比較分析之中,而既很少關注法院在證據運用中存在的問題,也沒有從中國的刑事司法經驗出發,提出具有說服力的證據理論。

 

  三、中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之重構

 

龍宗智教授在區分證據學與證據法學的基礎上主張構建由基礎證據學與部門證據學兩部分組成的大證據學,以便指導、深化證據法學這個部門證據法學的研究。[3]而何家弘教授則認為沒有必要區分證據學與證據法學,超越法律事務的范圍去建構大證據學既沒有必要,也不可能。

 

[4]盡管上述觀點對于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的科學建構都具有重要啟發意義,但是就我國目前的學術水平而言,沒有必要使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的重構過于復雜化,而是急迫需要在回歸刑事證據法本質的情況下建立純粹的刑事證據法學

 

(1)回歸證據法的本質。無論是從生活常識來看,還是就理論知識而言,運用證據證明事實的場合或者領域無疑都是非常廣泛的。

 

在現代刑事證據制度中,有許多內容對于證明事實真相的確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由此可見,盡管刑事證據法與案件事實真相具有較大關聯,但是我們并不能因此想當然地將如何保證查明和證明案件事實真相作為刑事證據法的首要目標或者第一要務。

 

  (2)構建純粹的刑事證據法學。科學建構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不僅需要回歸刑事證據法的本質,而且需要正確理解刑事證據法與刑事訴訟法之間以及刑事證據法學與刑事訴訟法學之間的關系,構建專門的、純粹的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

 

  四、結論

 

  公認的、權威的理論體系的建立是刑事證據法學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近年來,隨著程序正義等理論的興起,我國刑事證據法學不僅成為法學領域的顯學,而且正在發生重大轉型。要科學構建我國刑事證據法學理論體系,必須在回歸刑事證據法本質的基礎上,打造純粹的刑事證據法學

 

  作者:余家慧 來源:職工法律天地·下半月 20161

學術參考網:http://www.qfkih.com.cn/fx/fx/171128.html

上一篇:從法學派之爭表象看本相

下一篇:探析法學對自我認知能力的培養

彩巴巴彩票官网